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返1977>  第九十七章 挤兑
    但这件事到这儿可还没完呢。
  
      过了几天,洪衍武万万没想到,罗阳居然背着水清来找他了。
  
      非要单独请他吃饭不可,还说想要跟他谈点事儿。
  
      这种情况下,洪衍武觉得不好驳市长秘书的面子。
  
      另外他也想知道这位部长公子葫芦里卖什么药,就答应了。
  
      不过饭是没必要吃的,不就是想谈事儿吗?那容易。
  
      洪衍武就带着罗阳去了建国饭店的大堂酒廊。
  
      罗阳第一次来,只是惊讶环境的幽静和美好,对喝什么其实很无所谓。
  
      洪衍武却不会跟他客气。
  
      越俎代庖拿过酒单翻到了一页,跟服务员指了指。
  
      然后又伸出两个手指头来,说了句“加冰”,那服务员点头哈腰就走了。
  
      不一会,端着托盘送上了两杯威士忌。
  
      洪衍武和罗阳品着酒就聊上了。
  
      今天这罗阳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这倒真应了洪衍武头两天唱得那破词儿了。
  
      罗阳啊,是因为水清刚刚拒绝了他的帮助,不愿意回京大继续去念书,才来找洪衍武的。
  
      他以为是洪衍武的干涉,水清才会拒绝呢。
  
      所以他是想来澄清一下误会,解释自己并无他意,纯属想为曾经的过失做一下弥补,
  
      希望洪衍武大度一点,能为水清的前程和未来考虑。
  
      不用问,这确实是一番好意。
  
      可罗阳这副故作光明磊落的姿态,满嘴的漂亮话,统统都让洪衍武不待见他。
  
      因为洪衍武生平最烦的,就是高干子弟自以为是的那种优越感。
  
      像这种毫无根据的猜测,分明就是带着有色眼镜,把人看扁了啊。
  
      尽管他要知道这事儿,或许也会做出类似的反应,可他毕竟不知道啊。
  
      于是这就恼了。
  
      但洪衍武表面上掩饰得挺好,微微一笑,呻了口酒,便开始运用他的强项——忽悠。
  
      “说起这事儿来,你觉得你了解水清吗?咱也甭说别的了,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说她喜不喜欢念书?”
  
      罗阳当然笃定啊。
  
      “瞧你问的,我们初中是同学,又一起插队了好几年。我跟你说,水清不但喜欢念书,而且还特别会念书,她是我们学校最好的学生,考试不是年级第一就是第二。我们班许多女生都是把书读到了眼睛里,唯独她是把书读到了她自己的气质里。”
  
      这话对水清的评价很高,可洪衍武却嘿嘿一乐,反倒摇头。
  
      “那你就错了,我告诉你,水清并不喜欢念书,她是用功。用功跟喜欢念书可是两回事。”
  
      “她为什么要用功念书呢?因为她是穷老百姓家的孩子,爹妈盼着她出息,底下还有两个妹妹看着她这个姐姐做榜样。”
  
      “那么为了对得起家里出的几块钱学费,为了家里人能有个希望。她只有以身作则把书念好,才有可能改变全家人的生活状态。她是因为这个才用功念书的,这是一种无奈。”
  
      “不瞒你说,这几年除了闲书,无论家里还是单位,我就没见她翻过正经学问。劝她学英语吧,她也没兴趣。”
  
      “她跟我说了,我不喜欢念书,也不想再学习了。我过去就是为了我爸妈,为了我们家里被迫的。现在工作能养活晓影,这已经足够了,你就让我脑子轻松轻松好不好?”
  
      “你听听。所以说啊,你是大米白面小洋楼里长大的,脑子里都是建功立业做大事,肯定是不能理解她的选择,她的想法。要不你们俩怎么没走一起呢?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道儿上的人。”
  
      洪衍武的话全都是他自己揣测的,根本没得到水清的印证。
  
      可偏偏说得煞有其事,逻辑正常,一下就把罗阳给打击到了。
  
      听了这些话,罗阳便觉得十分尴尬,脸胀得通红。
  
      过来老半晌,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大概是误会了。
  
      然后便一边看表一边吞吞吐吐的找借口,说想起来还有事,要告辞了。
  
      看他这个反应,洪衍武这会儿更不乐意了。
  
      心说你搞错了怎么连句对不起也不会说呀?
  
      那能让你这么便宜走吗?必须得亲眼看你跳进坑去。
  
      于是眼珠一转就说“行,那走吧。对了,你说你请啊?那先把账结了。”
  
      罗阳如蒙大赦,一个劲点头。“行行行”。
  
      没想到等到服务员把账单一拿来,他就傻了。
  
      敢情今儿这酒洪衍武是故意要的“皇家礼炮”,最贵的威士忌,四十一杯。
  
      这还是外汇券的价儿,换成人民币当然更贵了,另外还得加上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
  
      好嘛,除了早有预谋的洪衍武,谁身上能有上百的现金啊?
  
      这不,罗阳身上人民币就八十多,都掏出来不够。
  
      完,彻底坐蜡了。
  
      而正所谓见了怂人压不住火,洪衍武可逮着光明正大的把柄了。
  
      大咧咧把剩下钱付了,这通挤兑部长公子啊。
  
      “你看你也是,连钱都没带够,你请什么客啊?还是我请你吧。”
  
      “真的,你别不爱听。其实从这方面就能看出来,你这人办事有点毛躁。难怪你会误会我呢。”
  
      “算了算了,谁让你是晓影亲生父亲呢?都看孩子面儿上了。今儿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好家伙,洪衍武的嗓子眼儿就像里面藏着一条狗,“汪汪汪汪”连声狂吠。
  
      罗阳逃跑似的离开了建国饭店,老半天了,还觉得心慌眼花,嗓子发干,太阳穴蹦蹦直跳呢。
  
      洪衍武倒是完全相反啊,最近心里一切不好的负面情绪,都随着这通胡说八道吐出去了。
  
      天蓝了,云白了,走在大街上,他两只脚一颠一颠的都快飘起来了。
  
      在心里更是直喊痛快。
  
      想挤兑我?也不颠颠自己斤两。
  
      还市长秘书?狗屁。
  
      哎,谁能有咱这么机智敏捷啊?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可见人生的成功不在于拿到一副好牌,而是怎样将坏牌打好。
  
      就这样,这件事让罗阳吃了个有苦说不出的哑巴亏。
  
      每次一想起来心里就别扭,自然是不会再对别人说。
  
      而和罗阳的这次谈话,洪衍武也没有告诉水清,更没有回过头再去试探她的口风。
  
      因为就凭俩人的信任,就凭他对水清的了解,就没什么不放心的。
  
      何况他也不傻。
  
      哪怕真正介意,也是该抓紧时间尽快把水清娶过门儿来才对啊。
  
      这才是从根本出发,解决一切问题的最佳办法。
  
      开二群了,群号:608640021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