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第2341章 药房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第2341章 药房

手机阅读
  
  万寿阁内一片寂静,檀木雕花案几上放着几盆白玉兰花,花瓣莹润,色泽明媚。
  
  老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那小丫鬟,沉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污蔑二姑娘,来人给我把这丫头拖下去,叶子呀,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应该让他过去,其实这几日府里有很多人不舒服,徐妈妈你去请大夫过来看看,别是中了什么毒。”
  
  夏叶子一听就知道老夫人是要不了了之,上一次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只处理了一个百合,这一次拿这小丫鬟做替罪羊一点也不稀罕。
  
  老夫人已经看出自己栽赃夏荷知,还出言维护,也算对自己不错,她的目的无非是息事宁人,既然这样此事她也无需再坚持什么,于是笑道:“我也觉得此事蹊跷,估摸是有人栽赃二姐姐。”
  
  “此事日后查清楚就是了,如今还是老爷的病重要一些。”大夫人一笑道。
  
  老夫人点点头,再次吩咐徐妈妈去请大夫。
  
  徐妈妈领了命,便到城西的济仁堂请了最有名的林大夫。
  
  “祖母,您让徐妈妈请的是何人,可靠吗?”夏荷知微微一笑道。
  
  “是前朝宫里的太医林大夫,医术高明的很,你们就放心吧。”老夫人一笑道,理了理身上穿的宝姜色织锦褂子,用手捋了一下手上的白玉佛珠。
  
  不久徐妈妈就带了林大夫进来,夏叶子一看这林大夫至少超过七十岁,但鹤发童颜,没有老态龙钟的感觉,他进门之后便给夏逸风诊脉,而后沉声说:“大人得的是瘟疫,这病是从西南传染的,若要救治,必须要用西南的草药艾草,此物生长在山崖的顶端,略带毒性,但对于大人的病极有好处。”
  
  “大夫,难道药房里没有此物吗?”老夫人低声说,就听夏荷知颤声说:“好像府里有这东西。”
  
  “府里有?”林大夫狐疑的看了一眼夏荷知,就见这碰的头破血流却已经明眸如画的二姑娘言道:“府里如何有了此物?”
  
  “是三妹妹上次为了给灾民医病让我买的,小女私下囤积了一些,因为药房一直涨价,瘟疫还在扩散,我害怕府里的人的病,就囤积了药材。”夏荷知低声说,吩咐玲珑把囤积的药材抬出来。
  
  “幸好二姑娘囤积了药材,要不然大人这一次就危矣,如今大人命悬一线,我希望府里派出一个懂得医术的人给我帮忙。我便留下来给大人医病”林大夫一笑说,他说的时候目光有些闪烁,夏叶子心中一惊暗道:父亲明明是中毒,这林大夫为什么要撒谎?
  
  夏荷知低声道:“三妹妹最合适,我也可以跟着伺候,再加上玲珑夏宁,人手应该就够了。”
  
  夏逸风心里一暖,毕竟女儿还是关心他的,他从西南染了瘟疫,回到家中不敢声张,因为皇上下令所有染了瘟疫的人都要进入禁区,所有陪同的家人也必须一同过去。
  
  “老夫人,睿王殿下到了。”蝴蝶匆匆的说,就见她一身青色的薄袄,下穿青色石榴裙,装束的十分清新可人,弯弯的月牙眉下有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
  
  “告诉睿王殿下,大人已经睡下了,张氏你去迎接睿王吧,带上叶子一起去。”老夫人吩咐大夫人道。
  
  大夫人点头,带着夏叶子去见睿王周昭南,岂知他已经闯了进来,冷声说:“奉皇上口谕,所有患有瘟疫的人,都要前往禁区,我听济仁堂的伙计说,夏大人得了瘟疫,所以特地来亲自送他去禁区。”
  
  “奇怪了,我父亲的病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王爷怎的消息这么灵通?”夏叶子冷冷的说,她心中明白这一定是德妃的手笔,但目下她只能让父亲任人宰割。很显然德妃已经容不下夏氏了。
  
  周昭南定定的抓着她的手说:“这个你不用知道,我只是例行公事,没有别的意思,三姑娘不要太紧张,我的为人,姑娘是知道的。”
  
  “叶子对王爷并不了解,只求王爷可以让父亲留在家中医病。”夏叶子冷冷的说,就听周昭南淡淡的说道:“圣旨已经下了,我也没办法,来人,把夏大人带走。”
  
  “那就请王爷把我和三妹妹一同带走吧。”夏荷知跪下说,如今御史府还没有禁区安全。
  
  周昭南点头,刹那间禁军包围了御史府,将夏逸风父女带到了禁区,这个传闻中的无间地狱,每天都有无数个人从这里被抬出去,这里到处都是瘟疫发作的人。
  
  帐篷里的灯很亮,点的是周国进贡的白烛,烛光在夜风中摇曳着。四周吹来带有药味的热风,来到禁区已经半天了,周昭南吩咐侍卫给他们父女搭了一间单独的牛皮帐篷。
  
  这禁区坐落于西京西南的荒山之上,所有得了瘟疫的人都要被送到这里,可是这癔症只能维持,不能根治。
  
  夏叶子进入这个疫病区以后,发现艾草的作用仅仅是消炎,如果可以从橘子皮中提取到青霉素,那么癔症就可以消除,在这个荒山上就有一片橘子园,目下只是初夏树上挂着松球一样的小青橘子,这正是提炼青霉素的好东西。
  
  夏叶子在山里转了半天放回来,用夏宁打的热水洗了脸,看见一旁苦着脸的夏荷知。
  
  “趁火没有烧起来我们握手言和吧?”夏荷知低声道,自从进了禁区她开始害怕,也开始弄明白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是夏叶子,虽说无仇不成姐妹,无怨不成夫妻,但这一刻夏荷知真心的打算和夏叶子握手言和。
  
  “姐姐,那些事我都忘了,我们什么都不要提了。”夏叶子低声道,忽闻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周昭南匆匆进来说:“夏叶子,你有没有办法治疗瘟疫?”
  
  “我还在想。”夏叶子淡淡一笑道,举目看向周昭南身后的俊美少年,他有一张象牙色的脸,相貌阴柔俊美,脸上粘了一层细汗,唇红齿白,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忽闪忽闪,楚楚动人,生就一副娇弱样,身穿月白色的衣衫,衬着乌黑的长发,浑身散发出一种我见犹怜的纤弱气质。这人估摸也是一位王孙贵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