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二百零七章 之一剑一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二百零七章 之一剑一

    “世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优良天尊坐在河边。
  
      “哦,是优良天尊。”
  
      一基老抱琴而来,也坐了下来。
  
      “来人可是诸葛琴魔。”
  
      优良天尊高声道。“贫道久闻你之大名,无缘相会。想不到,你主动寻上我,贫道不知其中缘由。可否告知。”
  
      “然也。贫道正是诸葛基,人称琴魔是也。”
  
      诸葛基又曰诸葛琴魔,天生九指。打从出生时他就知自己是基老,舍了家人,大笑出门去,“吾要gao基,吾要做基老啊!”
  
      时人曰:“善哉,好个基童,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有异兽叮当猫路过,凝视在地上的诸葛琴魔,赞曰:“汝生就不凡,吾愿与汝缔结契约。你可愿?”
  
      诸葛琴魔道:“叮当猫,荣幸吧,我愿意。来吧,成为我的契约兽。”
  
      于是刚出生的诸葛琴魔和叮当猫缔结契约,“叮当猫,为何选我成为你的契主?”
  
      叮当猫道:“因为吾欣赏你。”
  
      诸葛琴魔道:“欣赏吾?吾还未有裤子,你欣赏吾哪一点?”
  
      叮当猫道:“就喜欢看你的小螺丝渐渐长大,成为擀面杖。这样,吾才有成就感。”
  
      诸葛琴魔道:“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叮当猫道:“诸葛琴魔,你会成为大基老的,作为你的契约兽,吾也会成为大契约兽。我们一起创造辉煌吧。来,吾先带你去一处地方,让人为你裁衣,你的小螺丝,吾不允许别人看到,只能吾一个人端详。”
  
      诸葛琴魔道:“善。”
  
      以上就是诸葛琴魔和叮当猫之前的相遇过程。也很传奇。
  
      基老界的两大基老,诸葛琴魔、优良天尊,他们在岳静布条山见面了。以河为界,两人相望,各自震撼。诸葛琴魔道:“优良天尊,让吾为你抚琴一曲,可好?”
  
      优良天尊道:“不好。贫道有个问题想不通,久闻诸葛琴魔是大贤者的后代,聪慧异常,可否为贫道解惑也?”
  
      诸葛琴魔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优良天尊道:“然也。”
  
      诸葛琴魔道:“天尊,我也问你一个问题,世间是先有基老还是先有腐女的?是基老造就了腐女,还是腐女美化了基老?”
  
      优良天尊道:“吾一开始不是基老,也是取向正常的汉子,然有一女人闯进了我的生活,她每日与我看一下基老的画像,并向我传输基老方面的知识。我不愿听,她就揍我,揍到我妈妈都不认识我。”
  
      诸葛琴魔道:“然后天尊你就屈服了?按照那个女人的意愿,成了伟大的基老中的一员?吾辈不孤呐。”
  
      优良天尊道:“不是的,我还是很有骨气的,骨骼也很清,故而,我保守信念,深信自己喜欢的是姑娘,而不是小鲜肉。”
  
      诸葛琴魔道:“哦,能是什么让天尊改变了注意?甘心做基老。”
  
      优良天尊道:“是汉子,一个俊美的汉子!”
  
      诸葛琴魔道:“果然,时机未到,汉子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汉子;时机一到,基情自然而然就产生了。哈哈哈哈,天道若斯,因果循环,谁人躲避的了。”
  
      优良天尊道:“诸葛琴魔,你够了!而你也错了。是一头俊美的汉子让贫道改变了想法,可他不是基老啊!是正常的汉子。”
  
      诸葛琴魔哼道:“天尊,你什么时候那么寡断?对方不是基老,你可以把他变成基老,一天不行,那就两天,两天不行那就三天、四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时间不是问题,世间自有真情在,何愁汉子不gao基。”
  
      优良天尊道:“诸葛琴魔,你有什么资格说贫道。贫道可是听说你碰到了一个死对头,拿他不下。”
  
      诸葛琴魔颔首道:“不错,是王基徒。吾的敌人啊,同样是吾尊敬的道友。”
  
      优良天尊道:“哈哈哈,果然是王基徒。王基徒,又曰王老基,他有孪生兄弟,加基豹,都是基老界的大咖。诸葛琴魔,我听过你们三个人的事迹呐。”
  
      诸葛琴魔道:“天尊,吾今日来此,不是和你探讨吾与王基徒之间的那点事!”
  
      出来吧,蓝胖子!
  
      诸葛琴魔大喝一声,一只蓝色造型的猫出现了,其名叮当猫,又曰盯//裆喵。此猫一出现,马上盯住优良天尊的裤之dang。
  
      盯盯盯,盯盯盯。
  
      优良天尊压力好大的说。“叮当猫,好个没礼貌的喵星人。你想与贫道撕比吗,别以为你是猫,贫道就不敢灭了你。”
  
      “喵你(消声)(消声)!”叮当猫怒道。
  
      “优良天尊,本喵出生时,你还是小蝌蚪,怎敢在我面前放肆。”叮当猫严肃道。“即便是诸葛琴魔,他也很尊敬我,你也需敬畏我。”
  
      刷刷,优良天尊扫动拂尘,“哼,蓝胖子,大言不惭。贫道不敬天不敬地,只拜基老之神。你算什么东西,在贫道面前嚣张,当贫道只是吃斋吗?”
  
      诸葛琴魔道:“两位,两位!”
  
      别瞎扯淡了,我们是来商量事情的,不是赌气的。“天尊,蓝胖子,不,叮当猫,你们都淡定些。吾等基老大咖,需要保持风度,不要因为小事就撕比,成何体统,基老之神也会笑话你们的。”
  
      优良天尊道:“贫道刚与一人完成约定,心情大好。你们有什么废话,直接讲出来就是,也许贫道会帮你忙解决掉。”
  
      诸葛琴魔道:“完成约定,你真的以为完成了?她会放过你?”
  
      叮当猫也道:“天尊,你太年轻了。”
  
      优良天尊怒道:“年轻,贫道看起来很年轻吗?岂有此理。你们净说实话,贫道当然年轻了,一脸胶原蛋白,能不年轻吗,哪像你诸葛琴魔,一脸老气,还有你蓝胖子,都胖成蓝球了,减减肥吧。”
  
      铮铮铮!诸葛琴魔拨动琴弦,上百道蓝色的音弧遽地旋斩而出,噼头照脸,招唿向优良天尊。
  
      叮当猫也从口袋里拿出了竹蜻蜓,双手一搓,竹蜻蜓飞了出去,荡开一道道水纹似的能量漩涡,轰然扫向优良天尊。
  
      天尊一开口就得罪了诸葛琴魔、叮当猫,一人一猫立下杀招,与优良天尊隔着河撕比。
  
      刷!
  
      优良天尊倏地飞起,脚底蹬着两团基气,道袍鼓舞,“诸葛琴魔,不瞒你说,贫道与王基徒也是道友。可你在他与加基豹之间徘徊,下不定主意,辜负了两人。实在该死!要么选择王老基,要么选择加基豹,你现在算什么,难道两人都收?喝!”遽闻天尊厉吼一声,左手捏印,右手挥扫拂尘。
  
      “擒基大掌印。”优良天尊左手拍下,轰,气浪荡炸,一只十丈长的大手骤地向下按去,将诸葛琴魔放出的上百道音弧拍碎。
  
      而天尊的拂尘扫开一团基光,如同浩渺的烟波,吞没了叮当猫搓出去的竹蜻蜓。
  
      “哈哈哈,天尊不出手,你们当贫道好欺负?”
  
      优良天尊身在半空,傲然睨扫诸葛琴魔、叮当猫。
  
      “诸葛琴魔,你有叮当猫作为帮手,贫道也有。出来吧,贫道的契约兽,静香兽!”
  
      “纳尼,是静香兽!”叮当猫骇然道。
  
      轰隆隆!
  
      虚空抖荡,四方云动,异香弥散开来,随即,一道人影翩然降下,“叮当猫,你知我是谁吗。”那人分明是姑娘。
  
      “静香兽!”叮当猫向后退去。
  
      “呵呵呵,知道是我,你怎敢逃?叮当猫,大雄在哪里,你不是和他待在一起吗。”静香兽向叮当猫走去。
  
      蹬蹬蹬。叮当猫不住后退,蓝脸都扭曲了。“静香兽,不可追我。大雄也没和我待在一起。我和他之间再无可能,这不称了你的心意吗,你稀罕大雄,那就勇敢的去追求他吧,吾会为你们祝福的。”
  
      刷!
  
      一道蓝光冲天而起,叮当猫向东北方遁去。
  
      “哪里去。”
  
      静香兽身化流光,紧跟其后,不舍不弃。
  
      优良天尊这才道:“诸葛琴魔,这下好了,一对一才显得公平。来啊。撕比呀!”
  
      诸葛琴魔道:“呵呵,好个天尊。好手段,想不到静香兽成了你的契约兽,正好是叮当猫的死对头。你拿她钳制叮当猫再合适不过。”
  
      优良天尊道:“诸葛琴魔。注意来。”
  
      天尊右手中的拂尘一扫,清光大盛,倏地,一剑盘冉冉而起,立时,剑气荡涌,寒意攫笼万尺方圆。
  
      剑盘上共有七七四十九柄长剑,剑尖向外,剑柄向内。
  
      优良天尊的拂尘飘散开来,托住剑盘。
  
      “诸葛琴魔,你之能为与擀面杖的长度不逊于贫道,奈何,你是负心人,你不找贫道,贫道也会寻到你,为贫道的好友王基徒雪恨。”
  
      “优良天尊,我与王基徒之间的事,管你什么篮子。你瞎紧张什么,难道你也喜欢王基徒!”
  
      诸葛琴魔面容铁青,“好啊,优良天尊,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王基徒他是我的,你死心吧。”
  
      优良天尊哼道:“你的,还真敢说。”
  
      就在诸葛琴魔、优良天尊行将撕比之际,一道威宏的身影倏地从天降下,他银发如霜,他长须飞舞,他一身基气纵扬,双眸睥睨间,神采飞扬,顾盼之间,基光枭荡。
  
      “王基徒!”
  
      “是王基徒!”
  
      诸葛琴魔、优良天尊同时道。
  
      “你怎会来此。”
  
      诸葛琴魔、优良天尊又道。
  
      两人既喜且忧。喜的是王基徒终于现身了,忧的是,他面容冷漠,对他们俩都无好脸色。
  
      王基徒抚须叹道:“天尊,久见了。”
  
      优良天尊当即收起剑盘,笑道:“噢噢噢,是王道友,道友去哪里云游了,贫道可想死你了。来来来,我们去断贝山,一叙离别之苦。”
  
      诸葛琴魔冷笑,“我有说让你们离开吗,都留下!”
  
      王基徒来不冷不热,道:“诸葛琴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留下,你留得下我?可笑。何不与我那兄弟加基豹相见,你们才是一对,而我,什么都不是。”
  
      诸葛琴魔道:“基友,不可这样说!我,我最稀罕的人还是你!”
  
      王基徒大怒,“住口,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王某人配不上你,不敢与你证基。”
  
      优良天尊适时道:“道友说得好啊,诸葛琴魔,你也听到了,何必再此饶舌,苍天绕过谁,你先负了王基徒,还有什么脸出现在他面前。贫道若是你,早就投河去了。”
  
      面对优良天尊的嘲讽,诸葛琴魔既羞且惭,苦笑道:“王基徒,咱们都是基老,也都稀罕小鲜肉,可我心里一直有你。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即便是加基豹。”
  
      王基徒道:“在下只是王老基,比不上加基豹。诸葛琴魔,你可以离开了,我还有话要和天尊说。”
  
      优良天尊大喜,“哈哈哈,诸葛琴魔,你也听到了,速速离去。贫道要和王道友叙旧,没你的事,切勿碍事。”
  
      诸葛琴魔抱琴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心道,想让我们离开,不可能。我就待在这里,不让你们(消声)基。优良天尊,你真不是好人,表面上是王基徒的道友,却稀罕他的美//色。想到这里,诸葛琴魔的心像针扎了似的疼痛。“吾好伤心,为何基友就不理解我呢。”诸葛琴魔喟然一声叹。
  
      与苦比的诸葛琴魔相比,优良天尊好不得意,“王道友,走走走,我们换个地方,这个地方不适合叙旧。贫道知道一处幽静之地,离开吧。”
  
      话声甫落,优良天尊抓起王基徒的手,大步离去。王基徒也没反对。
  
      喔特热发克!诸葛琴魔弄//死优良天尊的想法更加炽烈,刷,他纵步而出,急追而去,不会让前面的两只基老安然离去。
  
      “哼,诸葛琴魔,你还不死心。该死。”优良天尊心中冷笑,他拂尘一扫,剑盘再出,悬在半空,蓦地对准了身后的诸葛琴魔。
  
      剑下之意再清楚不过,琴魔不放弃,那就做那剑下之死鬼!
  
      “吾心有所属,前方纵是刀山,吾亦往之。便是火海,那也无妨。舍了一声基骨,方能抱基友归来。”诸葛琴魔长喝一声,凌空而坐,一长案飞了过来,啪!琴魔将他的古琴放了下来。
  
      “吾要唱歌,吾要挽回王基徒,吾要撕比优良天尊!”
  
      诸葛琴魔眼神坚毅,清澈无比。
  
      “伤心就要gao比利!”只听诸葛琴魔缓缓唱道。
  
      铮铮铮,铮铮铮!他十指如飞,拨动琴弦。“吾是被爱伤过的基老,基老!”他大声唱道。
  
      发棵!优良天尊暗道。想不到他的面皮这么厚,城墙也不过如此。“唱吧,你就唱吧。贫道用飞剑为你伴舞。”
  
      天尊怒气正盛,刷的一下,拂尘扫出,击中剑盘。当此之时,剑芒飙涌,宛如桥下盛开的芍药,“琴魔,接招!”优良天尊喝道。
  
      “哈哈哈。怕你不成。”诸葛琴魔笑道。
  
      “为了心爱的挚友,吾要撕比你,天尊。”琴魔怒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