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千五十六章 狐说魃盜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一千五十六章 狐说魃盜

    当是时,定风猪还在抗拒宝蛋叔,它当然不愿意受制于一颗基老的脑袋。
  
      然而,狗屎虫已死,定风猪又是被狗屎虫召唤来的,因为召唤者的死亡,那长着猪头的植物,它也自由了。可自由的时间太短暂,定风猪就被宝蛋叔控制了。
  
      砰砰砰。
  
      定风猪的脑袋撞向大地,场面一度很滑稽。
  
      “够了!”宝蛋叔怒道,“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你为何非要与我为难,你想死,老夫现在就成全你!”
  
      嗤的一声,定风猪的一颗猪头,陡然迸起一道血箭,随后,这颗猪头也一分为二,明显是被劈裂了。每颗猪头都相当于是定风猪的果实、叶子。
  
      一颗猪头被劈开之后,其它的猪头都冷静下来了,它们停止了用脑袋撞击大地的愚蠢行为,因为得不偿失。
  
      噗!
  
      一团金色的雾气迸开,照住定风猪最大的那颗猪头,“嗷嗷嗷!”这株植物,它全部的脑袋都在怪叫,明显是疼痛难忍,故而嘶吼不已。
  
      “这是惩罚。”宝蛋叔道,“你再不听话,我将你们的主脑袋都熔化了,看你们如何嚣张。这颗最大的猪头,它其实是你们的一身灵源所在,哪怕全部的猪头都毁了,它还能活下去,因为它是种子,将会继承前任定风猪的一切。”宝蛋叔冷笑不已,它不是在威胁这株植物,而是认真解释给它听。
  
      几乎是在瞬间,定风猪全部的猪头都安静下来了,乖乖伏倒在地,用猪耳朵贴着地面,表示臣服,它们都愿意听从宝蛋叔的差遣。
  
      哈哈哈。宝蛋叔大笑不已,随即,那团金雾吞噬了定风猪最大的猪头,噗!血水迸涌,有数十丈高,而怨气滔天,然而宝蛋叔丝毫不予理会。嗡的一声,断颈处,震响不绝,一颗新的脑袋长了出来,取代原本的猪头。
  
      只是定风猪新长出来的脑袋有些奇怪,它并非猪头,而是人头。宝蛋叔的人头。
  
      “我已经吃掉了你们的种子,并且成功取代它了,从现在开始,你们谁不听话,我就杀了谁,绝无例外,猪君,你们可听清楚了。”宝蛋叔的声音里有无穷无尽的威压以及震慑力,耳朵贴地的猪头们点头不已,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它们那是在磕头,以示衷心。
  
      “老夫总算做了一件顺心的事。”宝蛋叔暗道,“还多亏了狗屎虫,如果不是它,我哪有这样的运气,可惜了,狗屎虫被寿肉仙杀了。该死的寿肉仙,他是伪娘才对,如今怎么转职成了基老,奇怪。”宝蛋叔在地池待了多年,尤其是目叶城这块,他对立面的各方势力知之甚详。
  
      不止是目叶城,整座阿尔基食山以及附近的城池,众人都知道寿肉仙是超级伪娘。
  
      可出现在目叶城外的人是基老,大基老,这点毋庸置疑,因为寿肉仙散发的基气太惊人了,若是造假,那耗费的代价简直无法想象,没有人会无聊到做这样的事,尤其是像寿肉仙这样的大人物,他的眼眼界与地位绝非寻常大家族的族长所能媲美的。
  
      呼!
  
      一阵微风吹至,拂向定风猪的全部猪头,也包括宝蛋叔的脑袋。
  
      风中有一股玄妙的波动,陡然贯入宝蛋叔的脑袋之中,登时,宝蛋叔目绽两道炽烈的气运之光,如同骄阳,将四周的空间都给烤的扭曲了,热浪掀舞,火焰迸起千余丈高。
  
      “怎回事!”
  
      “好惊人的热量,可为何我们没被烤熟?”
  
      “草。”
  
      “你想成为猪头肉,我们可不想,注意一下你的说法,让我们很不爽。”
  
      “宝蛋叔变得有些奇怪了,大家最好小心,因为它吃掉了种子,相当于控制了我们,他只要一个念头,我们就能被烤熟。”
  
      猪头们都在神念交流,当然,做这样的事要瞒着宝蛋叔,否则会惹得他不快,进而惹祸上身,得不偿失。
  
      另外一边,宝蛋叔的脑袋几乎炸开了,因为浩瀚的气运在他识海之中迸漾。“这,这是什么……”宝蛋叔惊愕道,“老夫怎么感觉人到中年,反而被命运眷顾了。”
  
      错觉,难道是错觉?宝蛋叔疑惑不已。
  
      随后,一道声音响起,“老东西,不用怀疑,是我。”狗屎虫的声音像是幽灵似的,在宝蛋叔的识海之中飘荡,让那浩瀚的气运都散开了。
  
      “狗屎虫,你还没死。”宝蛋叔心惊道,“为何寻上老夫。现在,老夫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
  
      “是吗。”狗屎虫不屑道,“宝蛋叔,你连身体都收不回来了,只能躲在植物之中,不觉得很丢脸吗。我主动帮你,你该心怀感激。我们合作,对彼此都有利。我要杀了天命蝉,并且得到《天命引》。”
  
      “毁掉你身体的人是寿肉仙,你为何不去寻他报仇,偏偏去祸害天命蝉。再说,天命蝉已经被铜子蚣收了,落入了铜盘之中,已经成了球。”宝蛋叔冷漠道,他们都是意念交流,别人无法得知他们在说什么。
  
      “不错。”狗屎虫道,“我是应该去杀掉寿肉仙,然而在绝对的实力之前,任何阴谋都没用。我现在杀不死寿肉仙,他只要动一下手指就能碾碎我。”
  
      “所以才挑拣了好欺负的吗,天命蝉,不,它现在是天命球。”宝蛋叔道,“你虽然遣散了气运,可老夫还是觉得自己受益匪浅。只要能完全炼化它们,我将会逆天,得到古老的传承,那具棺材我也能收回了,并且摄来老夫的无头之躯。”
  
      “老东西,你不觉得奇怪吗,因为那口棺材不见了!”
  
      忽然,狗屎虫冷漠道,“看来你是被界主给吓傻了,连对自己最重要的棺材都不顾了。哼,比起身体,你更在意自己的小命,丑陋啊,你的心气让人无语了。”
  
      “你就狠狠嘲笑老夫吧。”宝蛋叔道,“你又能好到哪里去,被天命蝉抛弃,又被寿肉仙毁去躯壳,只剩下残存的意志,还跑到我这里来炫耀。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吗。”
  
      互相讽刺。
  
      宝蛋叔与狗屎虫都是失败者,可他们偏偏认为对方更可怜,自己有种天生的优越感。
  
      因为是同类,所以他们才讨厌彼此。
  
      当!当!当!当当当……密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而那些耳朵贴地的猪头,它们的脑袋原本坚固无比,却被砸出了血窟窿,脑浆都洒出,颅骨也碎了,更有猪头肉的香气飘散出去。
  
      是金块,无数金块将定风猪的脑袋轰的血肉迸炸,骨头碎裂,脑浆荡洒。
  
      “这人对我们还有用。”钱道人忽然道。
  
      呼!
  
      定风猪,身不由已,向钱道人那边飞去。而王道人站在一旁,呵呵冷笑,像是在看笑话。宝蛋叔再不理会狗屎虫,而是怒吼,“女人,你们相对老夫新的身体做什么!”
  
      “我们想做什么。”钱道人奇怪道,“你管得着吗。”
  
      说话之间,钱道人一掌劈出,登时,金光迸摇,浩荡千里,一物浮出,当即乌云滚滚,哀嚎遍野。是黑色的棺材,那口黑色的棺材又出现了。原来它是被钱道人给收走了。
  
      王道人嘻嘻笑道:“宝蛋叔,这下你明白我们想做什么了。”
  
      因为黄金楼不与王道人、钱道人起正面冲突,甚至是有意避开她们,这让两位女道人愤怒不已。
  
      “啊!”宝蛋叔惊道,“怎会在你手里,你是女人啊!”
  
      “女人又怎么了。”钱道人哼道,“我曾经也是汉子,如今成了女人,方知女人的心情与美丽之处。”
  
      嗡的一声,黑色的棺材陡然一震,黑烟四起,盖过乌云与金光,向宝蛋叔扫去。
  
      “你的无头之躯就在里面,宝蛋叔,为何要躲开。”王道人取笑道,“你也太没用了,送你天大的造化,你都不收。太废了,我更加看不起你哦。”
  
      “宝蛋叔,为何要避开。”狗屎虫道,“你已经获得我绝大部分的气运了,自会逢凶化吉,没人能伤到你。”狗屎虫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然而宝蛋叔一个字都不会信的,因为定风猪的猪头们都快死绝了,这样也算幸运,骗鬼啊。
  
      “你大概不相信我。”狗屎虫又道,“或许,我该拿出一部分诚意来。”
  
      哧啦!
  
      一道厚重的气运之力,从宝蛋叔的颅腔之中散出,化为狂涛,涌向黑色的棺材。轰隆一声,空中,黑烟都被狂涛给冲开了,而黑色的棺材也停在原地。
  
      “看,这就是我的诚意。”狗屎虫道。
  
      “不够!”宝蛋叔当即道,“你在耍老夫吗,狗屎虫,你这垃圾一样的虫子。老夫这就炼化了你残存的意志,让你永远的安静下来。”
  
      哗啦!
  
      宝蛋叔的识海之上,一座仙山升了起来,此是宝蛋叔的最后倚仗之一。
  
      仙山升起,祥瑞万道,仙鹤飞舞,灵猿长啸。而狗屎虫残存的意志当即散开,像是一团黑色的墨水,在宝蛋叔识海上方逃窜。“老东西,我有心帮助你,你为何与我为难。”狗屎虫惊恐道。
  
      “既然有心帮助老夫,那就让老夫吃了你。”忽然,宝蛋叔喝道。
  
      轰的一声巨响,仙山撞向那团墨水似的意志。刹那间,狗屎虫尖叫起来,所剩无几的意志像是被撞裂了,四下奔逃。
  
      “果然,你的气运用尽了。”宝蛋叔笑道,“现在的你对我来说就是送财童子,老夫怎好意思拒绝,毕竟脸皮那么厚。”
  
      呼!仙山之上,白鹤飞出,鹤爪陡然抓向一团墨水。“不要,不要伤害我。”那团墨水发出尖叫声,它是狗屎虫的一部分意志。“我给你好处,天大的好处,让你能不受宝蛋叔的控制。”
  
      噗的一声,那团墨水被仙鹤给抓散了,化为一阵黑烟,里面再无任何响动。
  
      “呵呵。”宝蛋叔不屑道,“你的气运马上就要被我吞噬了,至于你残存的意志,是毒瘤,更是渣滓,老夫不需要。”
  
      轰隆!
  
      仙山在空中遽震,散开数十道光华,犹如神虹,浩荡扫出。将分散的数百团墨水都给拍散了,呜呜呜,墨水之中,尖叫声响起,都是狗屎虫在吼叫,可一切都是无用的,它选错人了,正如宝蛋叔说的,它一开始就挑错对象了,宝蛋叔可不是好拿捏的柿子。
  
      摧毁狗屎虫残存的意志之后,宝蛋叔的面庞焕然一新,像是涂了金粉,如同寺庙之中的金色佛头。而与此同时,定风猪炸裂的猪头,也在瞬间长出,那些猪头同样都是金色的,只是颜色没有宝蛋叔的脑袋那么亮。
  
      “这就是狗屎虫的气运之力吗,哈哈哈。”宝蛋叔大笑不已。
  
      当的一声,一只金色的猪头,陡然射出,将黑色的棺材给撞飞数百丈。咔嚓咔嚓,金色的猪头也炸开了。
  
      “可以了。”宝蛋叔喜道,“老夫用定风猪的一颗猪头就能震退黑棺了。”
  
      或许这具身体比老夫想象的还要结实、有趣。
  
      “那么,老夫留在黑色棺材里的无头之躯也不要了?”诡异的,宝蛋叔生出异样的念头。
  
      此念头一起,宝蛋叔脸上、头发上的金粉簌簌落下,像是被可怕的能量给拍散了。“不对,老夫还是受到黑色棺材的影响了!”
  
      黑线。
  
      金粉剥离之后,宝蛋叔脸上都是黑线,与此同时,定风猪的猪头们也变成了黑色的猪头,眼睛却是蓝汪汪的,着实诡异。
  
      这时,钱道人冷笑道:“你也不用多想了,因为棺材里再无任何活物、死物,都成了齑粉。包括你那具身体,真遗憾,你也要死在这里。”
  
      嗤的一声,钱道人的手指迸出一道金光,打在黑色的棺材上。
  
      砰!
  
      黑色的棺材终于打开了,而且棺材口对着宝蛋叔。“你自己看,我并没欺骗你。”钱道人再道。
  
      “不,不是这样的。”宝蛋叔震怒道,“老夫要的可不是这样的结局,贱人,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将它还来,还老夫的身体。”
  
      在黑色的棺材里,冷冷清清,什么都没有。之前,里面封印的凶物、恶人等都死绝了。
  
      震怒,不安,惶恐,绝望,诸多念头涌起,让宝蛋叔的脑袋快要炸开了,而此时,宝蛋叔的识海之中,一团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墨水显化而出,化为一只丑陋的虫子,其模样,分明是迷你版的狗屎虫。它亦是狗屎虫的意志所化,仅剩的一小团了。
  
      “休要慌张。”狗屎虫道,“你还有机会,虽然你对我不敬,可我不能见死不救。”
  
      因为宝蛋叔并没回应狗屎虫,它也就擅作主张,将识海之上的气运之力都给收拢了过来,并且拍入宝蛋叔的灵台之中。轰隆!灵台迸震,识海沸腾,狗屎虫大笑不已,“你会感激我的再造之恩。”说完,这只虫子就要附上去,也闯入灵台之中。
  
      砰!
  
      一团绿光涌出,将狗屎虫给掀翻了,“老夫怎会感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