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入世小道士>  第十一章 五通老祖
“我知道你没干什么坏事,不过是想向你打听个事罢了。”我道。
  
  这老鬼身上没什么戾气,也没伤过别人的性命,只是在世间游荡,虽然没去投胎,但也谈不上犯了什么大错。
  
  “这个,老朽昨天刚溜达到这,道长想要问什么老朽实在是不知道啊。”算命鬼严肃的。
  
  “哦?是吗,你怎么知道我是要问这附近的事儿呢?”我一脸玩味的看着算命鬼。
  
  我可不信他的话,都鬼话连篇,鬼的话,十句有八句九句都是假的。
  
  “这个,老朽是算命的,当然能知道道长的意思。”算命鬼解释道。
  
  “别这个那个的,你要是帮了我,我就送你转世投胎,再替你向阴司请愿,免你误时投胎的过错。”我没心思和他逗闷子,一心只想解决了江彩衣这事好回去研究龟甲。
  
  人死七天之后就应当去阴司等待转世投胎,可在年代死的人不知有多少,阴司的阴差也拘拿不过来,有不少留恋世间的就没走,但阴司有规定,迟了是要收罚的,迟的越久罚的越重。
  
  有些鬼是因为有所牵挂所以没去投胎,但是他的心愿了了以后再想去都难了,下辈子能不能再当人都不一定。
  
  “道长所言当真?”也就是算命鬼带着墨镜,要不一定是副惊讶的表情。
  
  “当然,有我好话,阴司应当能网开一面,免了你的罪过。”
  
  “那就好,那就好,不知仙长想打听什么,老鬼自打民国就在这了,周围一切我都知道。”算命老鬼拍着胸脯。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哦,你不是刚来么?”我好笑的看着他。
  
  算命老鬼一脸尴尬,我也没心思再逗他了。
  
  “这样,前几天有个女子在江边被一个淹死的女鬼抓了替身,你知道那个女子现在去哪了么?”
  
  一问这个,算命老鬼登时愣住不话了。
  
  “怎么。哑巴了么?”见过了一会,老鬼还是不话,我追问道。
  
  “仙长,这个您能不能别问了,我了会惹祸的,您就别我为难的了。”老鬼结结巴巴的道,看起来不像是假话。
  
  “怎么,贫道在这,你还有什么顾忌不成?”我加重了语气。
  
  “不是,只是这件事仙长您不一定能管得了啊。”
  
  “呦,我还真就不信能有什么我管不了的,你出来,我肯定管到底。”我也来气了,这老鬼竟然敢看不起我,当年那么大的截教,现在还能一辈儿辈儿往下传的可就剩下我们这一支了。
  
  “那行,老鬼我就豁出去这一回了。”老鬼道。
  
  老鬼姓何,民国时候在羊城也是有一号的,人称何铁嘴,号称大流运卦未卜先知,但其实没什么真本事,就靠着一张嘴皮子忽悠,可那个年月,这种人活的还真是相当的不错。
  
  还是前文中那句话,常在江边走,哪有不湿鞋,乱世之中比现在邪门的事情更多,哪些事假邪门能接下来,哪些事真闹妖不能碰,都是要仔细分辨的。
  
  何老鬼早年间给一个老道当道童,虽然没学到什么本事,但是眼力价还是不错的,于是凭着这个在当时的一片乱世中混出了不的名头,搏了个子孙满堂。但也是这个原因反倒给他带来了灾祸。
  
  江边孤魂野鬼很多,有不少动了歪心思想拿个替身还阳的,当然,替身只是个传,就没见过哪个抓了替身真的能再活一次的。
  
  也是因为这样,江边闹鬼的传闻很多,也有不少人家里出了这种事儿因而找上何铁嘴的,但是何铁嘴却从来都没有答应过。
  
  但这一次就不一样了,那是羊城当时的一个掌权人物,他的亲人前些日子去江边游玩的时候中招了,被拉入江中溺死了。
  
  掌权人物找到了何铁嘴让他出马,无论如何要找到害了他亲人的水鬼,要让其魂飞魄散。
  
  何铁嘴本不想出马,奈何掌权人物权势太大,不答应他的要求,那全家都危险了。
  
  于是何铁嘴迫于无奈,答应了那人的要求,这也是何铁嘴生前最后的一次生意。
  
  何铁嘴背着个褡裢到了江边,心里犯愁无比,心想大不了就随便抓个枉死的孤魂野鬼回去了账算了,真正有能力还害人的鬼,何铁嘴惹不起,但是抓个孤魂野鬼还算是可以的。
  
  存了这个心思,何铁嘴在江边住了一晚,然后就没能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
  
  具何铁嘴,害他的不是鬼,相反,是只妖,一只蛤蟆妖,这蛤蟆自称五通老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五通老祖难道是五通神?”我听到这,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五通老祖就是个蛤蟆妖,不过法力倒是挺高强的。”何铁嘴。
  
  “那这五通老祖和我要找的人有什么关系?”
  
  “这蛤蟆相当好色,经常寻些漂亮的女鬼回去做老婆,一旦侍奉的不满意了就会一口吞掉,借着找下一个。”
  
  “仙长您要找的人就是被这五通老祖带走的,而且他今天夜里就要成亲入洞房了。”
  
  “嗯,如此来,我要寻回那人还非得对上这五通老祖不可了。”我道,我的心里十分的不满意,这何铁嘴前面竟然是在给我下套,估计他早就想报仇了,只是没这个能力,我又径直撞了上来,给了他这个机会。
  
  “没错,五通老祖成亲就在今夜,仙长您看是管还是不管?”何铁嘴捋着下巴上那一缕山羊胡子,显得洋洋得意。
  
  “管,当然管,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先办一件事,那就是把你送走。”
  
  何铁嘴一下子乐不出来了,他本想让我替他报了仇,但是我要先把他送走的话,就算是我给他报了仇,那他也不知道啊。
  
  还没等何铁嘴话,我就一他的天灵定住了他,元神归了位。
  
  “何铁嘴,贫道话算话,今日就令你重新转世。”完,我拿出一张陈情符贴在了何铁嘴的眉心处,一挥手何铁嘴化成了一阵阴风慢慢的消失不见。
  
  送走了何铁嘴,我的心里十分不痛快,本来我打算召回江彩衣的魂魄就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龟甲,但是没想到半路上又冒出一只蛤蟆精,我的心情能好就怪了,偏偏那个何铁嘴还给我下套,用激将法激我找蛤蟆精的麻烦。
  
  大丈夫生在世间,吐吐沫是颗钉,总不能话不算,不过何铁嘴激我上当,我心里不爽也不能让他好过,于是将他直接送入地府了事。
  
  妖怪,这种东西和鬼一样,并不是传,还是有一些存在的,当年我还在东北和老莫学道的时候就不止一次见过,东北的众仙家堂口我也清楚,但是蛤蟆精我还是第一次听。
  
  五通老祖不是五通神,这何铁嘴的明白,五通老祖当年只是在五通神坐下受到庇护的妖之一而已,五通神违抗天意,挂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蛤蟆精这样的都敢自称五通老祖了。
  
  送何铁嘴走之前我已经问好了那蛤蟆精五通老祖洞府所在,直接打上门,抢回江彩衣,宰了五通老祖,这就是我的计划,简单儿粗暴。
  
  五通老祖的洞府在水底下,还好有这龟甲让我的元神凝实。要不就这么一大团元神下去,还真不方便动手。
  
  我回到了肉身中,袁磊这家伙还在不停的喊着,嗓子都哑了,王悦在一边拿着瓶水等着。
  
  “你先别喊了,事情有变。”以我的脸皮,脸上都有些发烧了,刚才元神夜游,世间不短,袁磊得喊了有半个时。
  
  “莫先生,怎么了?”袁磊没话,王悦在一边道。
  
  “江彩衣的魂魄光靠喊是喊不回来了,已经被江中住着的蛤蟆精五通老祖抓走了。”我走下了蘸台,活动活动筋骨。
  
  我把现在的情况一,几个人都急了,看上江彩衣的高明脸色最不好看,阴沉的可怕。
  
  我和他们不用害怕,等我休息一会就元神夜游,找那个五通老祖好好唠唠,要是听我的放人也就算了,要是不听我就一剑劈了他。
  
  见我十分有信心,几个人的脸色才算是好看了一些,我吩咐这几个人看好我的肉身,这次走的远一,我还是有不放心。
  
  我喝口水,又活动了好一会,才又坐会蘸台上元神夜游。
  
  元神出窍之后,我顿时感觉一阵轻松,但是飘飘然的感觉没有在肉身中真实,果然,还是像上次一样,元神又被龟甲凝实了。
  
  蛤蟆精的洞府在水底,我在肉身中的时候,根本游不到那么深的水底,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我可以轻轻松松的潜入水底。
  
  到了水底,果然是有一个深洞,离着挺远我就能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妖气。
  
  ‘看来就是这里了’我寻思着就隐去了自己的气息,本来我想直接打上去,宰了蛤蟆精救人,但是这股逼人的妖气让我改了想法,真要动起手来,这又是一个劲敌,还是看看又没有机会把江彩衣的魂魄偷出来吧。
  
  我隐去了气息慢慢的飘进洞里,虽然是在河底,但是洞中却没有一水迹,相反很干燥,地上还放着桌椅板凳。
  
  洞中挂着喜字红纸,看上去还真的是准备结婚的样子。
  
  洞府的大厅后面还有不少的房间,看起来江彩衣的魂魄就在其中的一间中了。
  
  我躲在一边感知着洞府中的气息,老蛤蟆的洞府中鬼魂众多,个个阴气怨气不浅,但是江彩衣人还没死,魂魄中还带着生气,很好感应。
  
  没过一会,我就找到了正在屋子中的江彩衣,既然找到了人,那就没的,救人,还有赶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