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入世小道士>  第六十九章 蟒翻山
医生拿着棉签不停的擦着苟春皮肤表面的药物,直到露出皮肤本来的颜色来,冯大炮才摆手示意这个医生停下来。
  
  苟春左胳膊上并没有一般人接种疫苗而留下的疤痕,不过在他的那块皮肤上也有一个印记,这个印记好似纹身一般,整体是绿色的,弯弯曲曲的像是一条蛇一般,总共有成人的半个手指头长短。
  
  这种印记真正的出马弟子身上都有,通过这枚印记能够联系上出马弟子身上的仙家,来之前郑胖子就把苟春的大致情况和我了,我知道了这个苟春乃是十分罕见的出马弟子,因此我看见现在这种情况并没感到意外。
  
  出来也怪,此时苟春的整条胳膊看起来和一个大水泡似的,毛孔都看不清了,但是这枚印记却让人看的清清楚楚,就好像它不只是印在了苟春的胳膊上,还印在了苟春的血肉,魂魄之中一般。
  
  冯大炮一见到这个印记就把那个医生给轰出去了,尽管他看上去有不情不愿的,但是他还是在冯大炮攥着拳头,一副要吃人的表情面前屈服了,灰溜溜的离开了病房。
  
  ‘就这办事态度,要不是在四十九局早都让人投诉下岗了。’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嘴上可没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冯大炮伸出手指,轻轻的在了那枚印记的上面。
  
  苟春胳膊上的皮肤微微一下陷,这枚印记的上面顿时放出了一阵绿光,就算此时病房之中着灯,但依旧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绿光闪过之后,墙角却突兀的多出来了一个人,我没见过出马仙,这次到还是第一次,当然我指的是和出马弟子一起的出马仙,不算黄三太爷那伙人。
  
  这人个子瘦高瘦高的,高高的颧骨,深眼窝,两个眼睛竟然都是绿色的,连眉毛都有发绿,还好,这位仁兄的头发不是绿的。
  
  和黄三太爷那一行人相比,这位看起来就时尚了许多,上身穿着淡绿色的毛衣,围着一条围巾,腿上穿着一条藏青色的长裤,脚上蹬着一双白色的板鞋。
  
  走在大街上肯定没人怀疑他是精神病,不过大家估计得认为这家伙是个外国人。
  
  “蟒大哥,好久不见!”
  
  冯大炮一见这个相貌奇特的男子出现在了墙角,立即走过去给他来了一个熊抱。
  
  这位蟒仙虽然看上去十分古怪,但是性格倒是很好,他拍了拍冯大炮的后辈,又拉着冯大炮坐到了一边。
  
  他们两个寒暄了一会之后,冯大炮就开始询问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了。
  
  “大炮,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你们这几个人太少了,人手不够,估计敌不过那妖孽。”
  
  “要不这样,你先回去联系一下那个郑胖子,等他带齐了人手再?”
  
  相貌奇特的男子显然是看低了我们,竟然没把我们三个放在眼里。
  
  “那不用,有我们三个在这完全够了,这两位都是郑胖子的左膀右臂,这位是九宫,旁边站着那位名叫莫默,道号如家,乃是一等一的高手。”
  
  冯大炮完,绿眉男子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盯着我,把我看的直发毛。
  
  “这位蟒兄,你认识我?”我有些纳闷的问道。
  
  “当然,当然,道兄的大名如雷贯耳,现如今三省的仙堂中人哪还有不知道你的大名的。”
  
  “您可是一个人差挑翻了整个黄家仙堂的人,我们怎么能不知道呢?”
  
  我一听他这么傻眼了,当时黄三太爷可是过,这事可一定不能让外人知道,要是让外人知道,那他这张老脸可就没有地方放了,当时我也答应他不外传了,可这才几天呐,听这位的意思,合着这事儿都已经传遍东北了?
  
  “您别误会,当时您和黄三太爷他们动手的时候灰家的耗子宰们就看见了,黄三太爷他们那么大的阵仗,怎么可能瞒过所有的人呢。”
  
  “对了,我叫蟒翻山,是床上躺着那子的保家仙。”
  
  他这么一我就松了一口气,黄三太爷他们自己出的纰漏,那可就和我没关系了,找麻烦他们也得找那些灰家的老鼠精们去。
  
  冯大炮也挺好奇这阵子我干了什么好事,名声传的哪都是,但是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好奇心可以先放到一边。
  
  “蟒兄,我这哥们都这么厉害了,你总不会还以为我们收不了那妖孽吧,,昨天晚上到底出什么事了?”
  
  蟒翻山这回到没犹豫,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昨天事情的经过全都给我们讲了一遍,我们听完之后脸色都变得十分的凝重。
  
  昨天夜里,躺在床上的苟春还没受伤,意气风发的带着手下的调查员来到了化纤厂。
  
  当时负责厂区警戒的警察就不建议他们晚上进去调查,但是苟春大意了,没听别人的意见,领着人便进了厂区。
  
  之后的事情蟒翻山也不清楚,因为出马弟子没请他,他也不能不请自来,后来打起来的时候,苟春这才将蟒翻山请来了。
  
  蟒翻山附到苟春身上的时候情况已经是一片混乱了,苟春他们在慌乱之中跑进了一栋办公楼里,这栋办公楼里面还有几个正在开会的领导,后来他们也没能跑出去,全都死了。
  
  和苟春他们动手的乃是一只妖物,应当是一只蜘蛛种类的妖物,苟春他们盲目的乱撞,正好撞进了这只蜘蛛为了捕食猎物而织出的大网中。
  
  这只蜘蛛有剧毒,中了毒的人一是身体会被麻痹,很快便无法行动了,二是皮肤会红肿,皮肤下面的肌肉乃至骨骼都会溶解,最后蜘蛛进食完,一个人就只能剩下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了。
  
  苟春他们一行人中毒之后,那只蜘蛛一直在攻击他们,他们则是且战且退,一路退倒了之前过的办公楼中,本来他们是想往外跑的,但是他们受到伏击的位置离厂区的大门很远,所以只能暂时退到办公楼里准备拼死一击。
  
  但是苟春他们没想到都半夜了,这栋楼里竟然还有人,保护这些人也牵扯了苟春几人的精力,再加上中毒之后毒性发作,很快剩下的人就没了还手的能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