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入世小道士>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启程

入世小道士 第二百九十五章 启程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危机大致算得上已经解除了,除了有留下了一堆麻烦事之外,一切都还可以,只是现在边泰他们又跑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给我们添麻烦。
  
  至于蝎毒,估计他已经被边泰等人放弃了,想想老蛤蟆五通老祖没了价值之后,这帮人还不是撇下了他,另外找到了一只壁虎妖怪,顶替了他的位置。
  
  所以蝎毒,恐怕是不会有人来救他了,蝎毒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因此没有过多长时间,他就把五毒教的秘密吐露了个一干二净。
  
  锁龙井之中困着的,的确是一条真龙,不过这条龙与寻常的那种行云布雨的龙有些不一样,因为他是一条毒龙。
  
  五毒教追求的,就是最为猛烈的毒素,所以,在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之后,他们在逃脱了我们的追捕之后,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准备用血之精华将处于所困状态下的毒龙勾上来。
  
  具蝎毒所说,他们也没打算让这条毒龙活下去,他们只是想着,将毒龙从地下引上来,然后再杀了他,夺取他体内的一件东西。
  
  这东西具体是什么,蝎毒不清楚,因为边泰始终和他们隔着一层,虽然说了大半,但是最重要的地方,他却对谁都没有说。
  
  一开始我们还有些不相信,但是多次询问之下,他还是坚持这个说法,看他这副样子,大概应当是真的。
  
  同时,郑胖子还拷问出了不少的情报,这些情报虽然和这次的事件没有太大的关联,但是这里面,却有五毒教分布在各个地方的据点位置。
  
  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五毒教中,自边泰开始,就没有了什么好人,因此郑胖子在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便立刻传下了命令,全线搜捕五毒教的教众。
  
  抓没抓住人,还得看之后的行动,但是随即,蝎毒又说了一个秘密,那就是边泰等人,因为四十九局的威胁,竟然已经和死无生那伙人勾搭到了一起。
  
  这就很吓人了,这两个人要是各自为战,对我们的威胁还不算太大,但是他们要是混在一起,恐怕对我们还真是一个不小的威胁。
  
  只是对这一点我们毫无办法,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问完了这些之后,郑胖子便站了起来,然后再次将手中的钵盂举了起来:“哎,我这个人呢,不喜欢杀生,所以,还是要把你该送到哪去,送到哪去,你说怎么养?”
  
  当时,蝎毒就急眼了,大骂道:“郑胖子,你不讲信誉,不是说好了,你要我讲边泰的事情说出去,你就放我一条生路么!”
  
  郑胖子站在蝎毒的面前,耸了耸肩膀:“我真的不杀你啊,不仅我不杀你,他们也不杀你,你再回庙里,好好的学习学习佛法吧!”
  
  说完,郑胖子就在蝎毒的一片骂声之中,将他再次关了起来。
  
  蝎毒的事情也就算是一个小插曲,郑胖子虽然想把他送到庙里去,但是现在他的手头上,一堆的破事,用焦头烂额这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绝对不过分。
  
  他需要面对公众,还需要用编造的满是疏漏的谎言来应对专门挑刺的媒体,几天下来,郑胖子竟然都瘦下来了一大圈。
  
  好在这些事情和我没关系,不然我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葛青青不愧是药王门的神医,医术十分的惊人,除了那些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的,剩下的这些人算是彻底的抱住了性命,喝了药,摘除了后脑上的蛛丝之后,又过了几个钟头,已经开始有人醒转过来。
  
  第一个醒过来的就是刘峰手下的那几个兄弟,毕竟这些人都经过了专门的训练,身体素质很好,再加上他们被抓过去的时间稍微短了那么一些,因此他们算是第一批醒过来的。
  
  这段时间,许惊蛰则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妹子的身边,因为他一直在医院之中不离开,我去看过他,那姑娘还躺在床上,虽然还没能醒过来,但是呼吸很平稳,不过就算她醒过来了,也需要好好的调养一阵子。
  
  出了这种情况,我自然没办法带着他一起去羊城,他要留下来照顾这丫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要不,咱们就把她送到京城去?那里的环境能比这里好上一些。”我看了看许惊蛰,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那个昏迷不醒的小丫头,然后说道。
  
  “不用了,大家不都在这养着么,再说你们请来的那个神医不也在这么,还去京城干嘛。”许惊蛰想了想,便拒绝了我的提议。
  
  他这么说也有道理,我也没办法反驳,其实呢,我这么说是有我的想法的,原因不在这个小丫头身上,而在另外的人身上。
  
  我所忧虑的,就是占了沅江水府的两只女鬼,虽然表面看上去,许惊蛰和她没什么混在一起的可能,但是我还是想让他们两个尽量不要处于一个城市。
  
  本来钥匙没出这事儿的话,我直接就将许惊蛰带出晨州了,但是这事儿一出,我的话也没办法说出口,于是只得作罢。
  
  不过我还是提醒了他一下,也不知道许惊蛰听没听明白,含含糊糊的把我应付过去了。
  
  留在这里的人都在收尾,我心里有事,自然不想再待在这里,郑胖子也明白我的意思,而且现在情况也已经稳定下来,用不着这么多人都留在这里,于是我和他说了一声,直接得到了他的同意。
  
  这次回到羊城绝对不容易,真可谓是几经波折,期间遇上了好多次的危难险阻,不过还好,我都闯过去了,现在应当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从寒亭酒店塌了的那一天算起,我又在晨州待了两天,之后这才踏上去往羊城的道路,由于许惊蛰需要留在这里照顾他妹妹,而黄霸王和边炮这两个人还在京城搞事情,所以和我同行的。只有唐生和他的父母。
  
  就在我们出发的时候,我似乎已经看到了梅三姐那张惊讶的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