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入世小道士>  第四百四十四章 救人

入世小道士 第四百四十四章 救人

    我在烧了这些鬼东西之后,就带着边炮和黄霸王他们,从前面的大厅,跑到了开火做饭的地方。△  △○番茄△小说▽网  w-w-w`.x`f`q-x-s`w`.-c-o`m
  
      厨房里面看着和平常的地方差不多,一旁还放着一些蔬菜,其实这个葛阿旺表面上的功夫做的还不错,即便是有人进来也不会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在厨房的角落,有一个大洞,旁边是被推开的木板,刚才的那些人就是从这下面爬出来的。
  
      其实,站到这里,我们看着下面黑洞洞的菜窖,或者说是被改装的地下室,都不怎么愿意下去。
  
      这也是正常的,不管是多么云淡风轻的人,看到了刚才的那种场景,都会感觉一些不舒服。
  
      况且,下面很可能有葛阿旺留下来的手段,我就不信,哪个反派的老巢里面,除了藏着宝物,没留下什么暗手。
  
      但是总归得有人下去,老刘倒是想要先下去,但是,这下面的情况不明,甚至那个葛阿旺都有可能还在那下面,我不可能让他下去。
  
      “还是我来吧,刚才没看到真的葛阿旺,万一他还在下面就不好了。”
  
      我说完,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让他们在上面照着,自己沿着梯子慢慢爬了下去。
  
      这里面很黑,但是沿着梯子下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脚落到实地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菜窖能有五六米深。
  
      这么深的菜窖,如果不是葛阿旺这里独门独栋,根本没有这个条件。
  
      甚至这下面竟然还有电灯,我捂住了口鼻,带上了手套,打开了电灯的开关。
  
      下面亮起来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面的全貌,这里面地方挺大,和上面的屋子差不多大,这里面还立着好几根石柱,比成人的腰还粗。
  
      石柱共有五根,之中的四根上面都是空的,剩下的那一根石柱上,用手腕子粗细的锁链捆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脑袋低垂着,好像是晕过去了,我没有贸然过去放人,而是继续往前面走去。
  
      里面有一片空地,一个石桌,上面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除了石雕,石刻和邪恶向的法器之外,还有一些手术刀之类的东西,更为显眼的,则是几个快餐的包装袋。
  
      空地上,掉着一地的泥壳,这些泥壳好像是从什么东西上面掉下来的。
  
      我能想到的,也就是这些东西,是从那些被我烧了的人身上掉下来的。
  
      地下室的尽头,则是一个巨大的图腾样的东西。
  
      你能想象一个巨大的苍蝇脑袋卡在泥土里面么?
  
      现在在我面前的,就是这种情况,一个涂满了鲜血,从而变红的苍蝇脑袋。
  
      这个苍蝇脑袋比我整个人差不多了,将近两米的高度。
  
      那些复眼实在让人不太能接受的了,不过我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在我看来,葛阿旺最可能逃走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果不其然,我在苍蝇脑袋的附近,感受到了一股微风。
  
      只是这下面很可能有什么暗招,所以我还的小心一些。
  
      我没有直接伸手,即便有手套,我也不敢直接下手。
  
      于是,我直接祭出来了若木剑,一阵烈火卷席而去,将这个巨大的苍蝇脑袋包裹在了其中。
  
      我这样做,是因为苍蝇脑袋本就是一块巨大的木头雕刻成的,只是十分逼真而已。
  
      没想到的是,被火焰一烧,这块木头却发生了诡异的变化,随着火焰温度的升高,木头苍蝇脑袋里面,竟然飞出来了无数的蝇虫。
  
      蝇虫带着恶臭的味道,木头苍蝇脑袋则像是蜂窝煤一样,和这些苍蝇一起,化作了灰烬。
  
      捂住了口鼻不一定有用,但是我也吃下去了些驱毒的丹药,所以并不畏惧这些可能存在的毒素。
  
      随着这个苍蝇头的坍塌,露出来了一个冒着热气的洞口。
  
      这肯定就是葛阿旺逃生的地方,只是现在恐怕已经追不上他了。
  
      我转回身看向了被绑在了石柱上的人。
  
      这人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因为他的身上全都裹着泥沙,似乎要被做成泥俑一样。
  
      我试了试他的鼻息,还有气儿,活着。
  
      这个人虽然一丝不挂,满身都是泥土,可我还是将他放了下来,随后,用一根绳子将他绑住,从下面拽了上去。
  
      老刘一见这人就激动了,因为虽然面容看不清,可是他还是能够认出来自己外甥的身材,这就是他的外甥,不过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凄惨。
  
      我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葛阿旺为什么要将害了的人扔到洱海里面,那都是他制作出来的人,用作战斗的手段还不够,为什么要这么浪费呢。
  
      我想了想之后觉得,很可能是人的身体中,满是蝇虫的那些才算是成品,虫卵的那种都是失败品,没办法长成红头怪蝇,这才被葛阿旺放弃。
  
      我刚才连着烧了十多个人,这东西和丧尸差不多,随身还带着一堆能咬人的苍蝇,被它们伤到了恐怕就会传染上各种古怪的疾病。
  
      这地方也不能留了,最好赶紧一把火烧了。
  
      但是我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因为时间不允许,老刘的外甥快要不行了,他的身体中现在已经充满了那种苍蝇的卵,以他的身体素质,坚持到现在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只等那蝇虫孵化,葛阿旺就会立刻把他封在泥中,这样的话,以后驱使起来会省去一些时间。
  
      不然的话,这面都干起来了,人这里还在慢悠悠的孵着,那要到什么时候。
  
      当然两种过程各有千秋,葛阿旺弄出来的这种,可定没办法保存太长的时间,所以每过一段时间,他都需要换新的人。
  
      在我一把火点了那个大苍蝇脑袋的时候,从暗道跑到了洱海边上的葛阿旺立刻喷出了一口血。
  
      “汉人,早晚我要弄死你们,连同你们的魂魄一起,全都喂虫子!”
  
      随后,葛阿旺踉踉跄跄的跑远了。
  
      他跑了之后,我们把解救出来的人放在了车上,现在叫救护车也就是那么回事,还不如抓紧时间回去。
  
      很快,我们就回到了大理古城之中,将老刘的外甥送到了一间医院里面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