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入世小道士>  第九百三十八章 来人

入世小道士 第九百三十八章 来人

    我现在见到乐嫣的感觉就是非洲传奇大酋长见到欧洲白富美的感觉。
  
      在这种感觉的驱动下,我不得不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但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自从我同意乐嫣暂住事务所的时候,麻烦就开始找上了门。
  
      严格来说,这一次,麻烦的目标指向了乐嫣,只不过又是我挡在了前面。
  
      闲话少说,此时,我正躲在屋子里面养伤。
  
      这段时间以来,我经常受伤,老伤未愈又添新伤,之前还在神威庙里摔下来了一回。
  
      即便我没被摔的骨断筋折,脏腑受些震动也避免不了,因此,此刻我正在打坐调息。
  
      一道道金霞如同初升的朝阳之光环绕着我,又如同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层层叠叠的金霞铺洒开,将整间屋子照亮,放在远处看,这屋子里面就像是点着无数个大灯泡一样。
  
      错位的经脉在归回原位,身体中淤积下来的血液和毒素则被排出体外。
  
      我整个人都被这股火浪包围,没人能够接近。
  
      随着我不断的努力尝试,身体中自然而然的产生了巨大的痛楚。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感觉到了自己被窥伺。
  
      在我进入调息养伤的状态之时,我也没有放松警惕。
  
      自己的运道差劲,那就得用平时的谨慎来防备意外。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就算之前承受痛苦之时,我也没有放松警惕。
  
      当然,我的神念只是观察着事务所外的风吹草动,乐嫣她们的房间我自然不会关注。
  
      此时,一道神念正试图搜索事务所。
  
      我并没有拦阻这道神念,有人来探查这里的情况,我要是灭了这道神念,那就是打草惊蛇。
  
      我稍微合计了一下,随后阳神遁入空中,隐于一边,观察着那道神念。
  
      这道神念颇为暗淡,主人投入的神念不多,而且主人的实力恐怕也没有多高。
  
      我站在空中,心里想着,这神念的主人莫不是阴阳观的人?
  
      卫茹冰来的时候还曾经和我说过,阴阳观中的道人一项抱团取暖,因此弟子出山行走之时才没多少人敢找麻烦。
  
      而那邢易身为真传弟子,已经得了阴阳观真传,身份地位在小一辈的道士中极高,阴阳观的老辈人也对他寄予后望,现在这人废了,阴阳观自然不会放过我。
  
      阴阳观与异事处还不相同,异事处确定了这件事自己真的管不了之后,也就不再来找我的麻烦,反而想要接着拉拢我,阴阳观的人却不会如此。
  
      这道神念没能侵入事务所,因为这事务所怎么说都是郑胖子的老巢,破船还有三千钉,郑胖子刚刚失了势,还远没到破船的程度。
  
      因此事务所中禁制阵法不少,想光凭神念入侵这里,还要无声无息,恐怕修成了金丹的修士也做不到。
  
      因此,这道神念盘旋在事务所外,最终也只能退去。
  
      神念的主人离着神念不会太远,传说中那些大能可以一眼便观三界,无处不察,可我们现在还没能踏出最为关键的一步,自然和人家不能相比。
  
      那道神念在前,我的阳神紧跟在后面,一眨眼的功夫,我就看到了神念的主人。
  
      那是一个高瘦的老头,身上穿着一身纯黑没有杂色的衣服,连鞋底都是黑的,大晚上的,老头脸上还带着一副墨镜。
  
      这人很有派头,往车里一座,颇有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感觉。
  
      我的阳神立于车顶,仔细的分辨了一下,这老头身上的气息十分纯粹,修的很明显是道家的功法,而且不是那种邪门歪道乱改一气的法诀。
  
      这人得了道家的一脉真传,其修为也不算低,粗看上去应当修成了阳神,他身上的雷火之气尚未完全散尽,恐怕不久之前刚刚被天劫劈过。
  
      一打眼的功夫,我就分析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该怎么处理他的问题了。
  
      这老头的修为不错,但绝不是我的对手,这样的人就算再上来两个结果也不会发生变化。
  
      我这么想着,阳神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停在上空,静静的看着这人。
  
      如果他要是识相的话,退去也就没事了,若是他真的想和我分个你死我活的话,那我也只有下手了。
  
      我静静的看着车里的老头,这老头并非一个人,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穿一身白的老头,这两个老头完全是两个极端,一个全黑,一个全白,开车的还有个司机,一共就这么三个人。
  
      司机倒没什么,一看就是个普通人。
  
      “浮暗,结果怎么样?”白衣老头首先开口。
  
      黑衣老者摇了摇头说:“没能进去,那地方有阵法守护,除非强闯,否则没有别的办法。”
  
      白衣老头连眉毛胡子都是白的,但他的心却非常狠。
  
      “既然这样。那也没必要等下去了,咱们师兄弟二人,一定要给易儿报仇。”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眉宇间浮现出凶色,“那是自然,不过我听闻那小子也有阳神修为,甚至比那个冰丫头还厉害,咱们还是小心为妙。”
  
      “那妖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御剑术被她改的乱七八糟,和她差不多也没什么大不了。”
  
      白衣老人说完,那黑衣老者却有些担忧,他知道自己的师兄脾气实在是不怎么样,为人更是狂傲,不然的话,修为怎么会一直停滞不前。
  
      再说那卫茹冰,此女修道才多少年,现在比他们两个修为都高,哪里还有自己看不起人家的份儿。
  
      黑衣老者看了看身边的浮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这师兄从不听人劝,作为师弟,自己也只能陪他一条道走到黑了。
  
      其实,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如果按照浮明,也就是那个白衣老头的想法,之前的试探都不会有。
  
      人家浮明真人的打算根本就是,我来了,你给我跪下认栽,就这么简单。
  
      当然了,这是中二病,还是几十年的中二病,别人能惯着他,可我不会。
  
      在我确定了他们两个的身份后,我寻思了一下,阳神再不隐匿,直接显露了行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