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鸿荒神话>  第八十一章 堕落 下

  接着,刀疤男嘴角的狞笑愈加的扩大了,然后抬起拳头,接连不断的攻击落在了阿虎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
  癫狂的大笑着,如同魔鬼一般,一拳一拳将阿虎痛殴至死,直到他踢着阿虎没有反应的,已经丧失了生机的躯体,接着不屑的踢到了一边。
  “你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路西菲尔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他不敢相信发生在他眼前的一切,他们为什么要互相杀害,他接受不了刀疤男布满鲜血的姿态。
  但是却莫名的觉得这股味道出奇的好闻。
  “哈哈哈…”刀疤男好像精神失常一般看向路西菲尔,抓住了他的头发“这次真的是捡到宝了,不是普通的异端,也不是妖魔,更不是亡灵,难道说是神?哈哈哈哈哈哈……不对,应该称呼你为……神之子!”
  “神之…子?”
  路西菲尔并不理解他的行为,但是他却感到了愤怒,一股强大的力量不受自己控制的汹涌喷发出来,但是刚出来,就被路西菲尔身上锁链和仪器给吸收掉了,接着路西菲尔陷入了昏迷。
  之后的几年里,路西菲尔都被当做实验品一样被绑在一个巨大的容器里面,路西菲尔不知道他们要拿自己的身体做什么研究,但也不想知道,只有那些研究员的狂热表情,不管看多少次都无法接受,路西菲尔的心灵逐渐的空虚。
  像一只小白鼠,每天暗无天日的待在同一个地方,不断抽取体内的力量,没有任何尊严,也失去一切力量。
  那段时间究竟过了多久?大概有三年了吧,路西菲尔甚至已经习惯了被束缚,被用混杂着恐惧和狂热的目光注视,他们以为自己不是人类便随意的折磨,路西菲尔被当道具一样使用。
  即便是如此残酷的命运,除了接受以外,也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吧。
  路西菲尔是那样认为的,直到那天的到来!
  慢慢入梦,一片黑暗,然后梦中的自己醒来了,黑暗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除了了冷漠孤傲,却有点像自己。
  “好邪恶,好黑暗!”路西菲尔一脸忌惮“你是谁?”
  “我是你!”眼前的高大男子冷冷的盯着他“我是真正的你,我是恶魔撒旦!”
  “撒旦……”路西菲尔颤颤的,急忙大叫起来“胡说,我才不是像你这样邪恶的家伙!”
  “我很邪恶?”撒旦听完,癫狂的大笑起来“没错,所以我才是你啊,就算你没有直觉,你也永远深处于黑暗中!”
  “你到底是谁?”
  “我已经说过了,我就是你自己,是你最真实的一面!”
  “我最……真实的…一面?”
  “没错!”撒旦冷笑起来“快点醒过来把!”
  接着,快速醒来,一盆冷水猛烈的浇到了自己脸上,路西菲尔看到了眼前地面上昏迷的一个少女,少女的模样很狼狈,她的身上布满伤痕,而她是——
  “阿兰?”
  “你的肉体和精神都出人意料的坚强啊,就试着做一件煞费苦心的事情!”刀疤男指着阿兰道:“在外面听说,一个挺可爱的女孩一直在找你,于是我就说直到你在哪,就像这样子?”
  刀疤男狠狠的拽着阿兰的头发,伸着舌头舔着她的脸颊,狂笑道:“现在要怎么选择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路西菲尔不敢相信的紧盯着昏迷的阿兰,他的面容痛苦的扭曲着“为什么要过来啊!!!”
  “我说过了吧!”刀疤男癫狂的大笑着“这是多么……令人愉悦啊啊!!”
  刀疤男走过来揪着路西菲尔的头发“忍着不笑可是很辛苦的,还是说这还不够,就再杀一个人吧,你说杀谁呢,不如那么我们杀了她吧!”
  路西菲尔绝望的沉默着。
  “啧”刀疤男皱着眉头,不断摇晃着路西菲尔的脑袋“快回答,给我说话说话说话……说话啊!!”
  “我无法接受!”路西菲尔大叫起来“想要杀的话,那就杀了我吧!”
  “好的,我知道了!”点了点头,刀疤男一脸微笑,只见他举起了刀,准备挥向路西菲尔。
  路西菲尔闭着眼睛,但是没有受到攻击,挥向他的刀猛然砍在了阿兰的脖子上,顿时鲜血四溢,阿兰的身体瞬间失去了生机。
  “你在做什么?!!”
  “哈哈哈哈……”刀疤大笑起来“你没有参与资格,就只有她代替去死了,还真是可怜啊!!看着吧!怎么样!!这样就满足了吧?!!这样也毫无意义的话那就再杀一个!!”
  说着,路西菲尔突然昏迷了过去。
  “死掉了呢!”撒旦遗憾的说:“如果接受你自己的力量,接受潜藏在你内心里真正的黑暗,获得真正凌驾于一切的力量的话,你就能够为她报仇!”
  “要杀死他吗?”路西菲尔摇了摇头“不!不!!我不可以杀人!!我不能伤害别人!!!”
  “事到如今你还坚持着这个理念?就算他杀死了你重要的人?”撒旦冷笑起来“真是可笑,尽管被别人伤害也不去伤害别人,这是谁教你的!”
  “是我母亲这样教我的!”
  “母亲?”撒旦摇了摇头“她在你三岁的时候就离开你了吧!所以你还遵照着她的嘱咐活着?”
  路西菲尔点了点头“她希望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但是这都是你的错啊!”撒旦遗憾道:“你不该和人类混在一起,你的母亲是神,那么你也应该是神,但是你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呢?”
  路西菲尔咬着牙,沉默了下去。
  撒旦把手放到了路西菲尔的肩膀上“释放你真正的力量,去见识一下真实吧!!”
  “真实?!”
  路西菲尔的双眼凝固了,体内的力量仿佛无法控制一下,如同洪水般从体内喷发而出,大到束缚自己的容器都无法承载的程度,嘭的一声爆裂了。
  “什么?!”刀疤男难以置信。
  路西菲尔将房间打出了一个缺口快速逃了出去。
  “愣着干什么,去把他抓回来?”
  路西菲尔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离开了那个研究基地,他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是勉强可以记清楚通往奥兰城的方向。
  奥兰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只是当时一起打工的酒馆已经不复存在了,城里的人也几乎变了模样,不是路西菲尔记忆里的那个样子。
  “你是……路西菲尔?”然而,还是有人记得路西菲尔的样子。
  “当年阿龙说你死了,你居然又回来了?”
  “阿龙?”路西菲尔皱了皱眉头“阿龙在哪?”
  “阿龙现在是奥兰城的城主,想要见他可不太容易啊!”
  咬了咬牙,路西菲尔急忙跑到了奥兰城的宫殿的位置,那里有很多守卫,为什么阿龙现在变成了城主,如果找到他一定能够知道些什么。
  “你是什么人,这里不能随便乱闯!”
  “我要见阿龙!!”
  路西菲尔大叫着,便飞快冲向宫殿的位置,这些守卫已然不是他的对手,通通被他打倒在地,而这时在宫殿里寻欢作乐的阿龙也听到了外面的喧闹,慢慢从宫殿里走出,发现了路西菲尔的身影。
  “路西菲尔?”阿龙吃惊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还活着?”
  “我还活着?”路西菲尔本能的发觉到不对“这里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路西菲尔啊,你果然不是人类!”阿龙脸色冰冷的说,他的表情甚至不像他所认识的那个阿龙,那个一向很照顾他们的大哥。
  “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龙冷笑着,慢慢走到了路西菲尔的面前“我在一开始就发现你的与众不同了,因为我记得有一次酒馆有人闹事的时候你被他们打了一顿,而且还被砍了一刀,但是你根本没受伤,那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所以我推测你不是人类,我想要除掉你,接着我把一群山贼引到奥兰城想干掉你,因为我看不起你,为什么你不是人类,为什么你拥有这么大的力量,你和我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依然活了下来!然后我通知了驱魔教团才把你收复,没想到你逃了出来!”
  路西菲尔震惊的看着他“原来真正想陷害我,真正想要杀死我的人是你!!”
  “没错,就是这样,因为你拥有太强的力量,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从一开始就讨厌你,而阿虎和阿兰那两个东西总是多事,一直妨碍我,真是让我恶心!”
  “你!!”路西菲尔咬了咬牙,一股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终于忍耐不住想要释放力量。
  然而一声闷响,是肉体被刺穿的恐怖声音,只见阿龙掏出一把剑贯穿了他的胸口。
  “别挣扎,这是特别制作的,足够将你杀死了!”
  接着,路西菲尔慢慢的倒下了,
  阿龙吐了口吐沫“肮脏的异端!”
  再次入梦,看到撒旦那疯狂而狰狞的表情。
  “你愤怒吗,憎恨吗?你绝望吗?!”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路西菲尔不断颤抖着,他的面容疯狂而扭曲,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这都是我的错吗?是我的…为什么都是我的?为什么……谁来救救我,谁快来……”
  “谁会来救你啊!”撒旦冷冷的盯着路西菲尔“这里是你的梦,这里只有你啊,就连我也只是你内心虚构出来的,依靠不存在的东西,真是滑稽……”
  撒旦遗憾的长叹着。
  “厄运…厄运!但是那个厄运到底是谁招来的呢?呐?呐??呐???都给你说了啊,路西菲尔(弱者),“运”是不存在的,仅仅是单纯的状况和状况的叠加,而造成那个状况的是谁?是谁?究竟是谁啊啊啊啊?!!!!!”
  撒旦摊开双手疯狂的大叫着“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公平,都是因为弱者的能力不足!!”
  接着蛊惑般被背后抓着路西菲尔的身体“难道不是那个样子吗?归根到底,你只是一个弱者,被我欺骗了,被阿龙欺骗了,被变成怪物了!!全都是你自己的错!!!”
  撒旦露出一丝冷笑:“你说,你想做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温柔而优秀啊,所以才会遭此厄运,真是讽刺啊,如果你杀了那个折磨了你三年的人,阿兰就不会找到那里,就能得救了,说不定还能和你一起幸福的生活了!”
  “住嘴!!”
  “如果你哪边都不想的话,都是会失去的!”撒旦遗憾道:“你的母亲也许是爱你的,但是她很早就离你而去了,你的父亲也死的很早,你始终什么也没有得到,难道不是吗?”
  “我…我……”路西菲尔语无伦次“不是的……我……”
  接着,路西菲尔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爸爸…妈妈…妈妈啊!!!为什么要丢我一个人!!好孤单,我…我好痛苦,你到底在哪里?!”
  “是的!你的母亲太残酷,你没必要再听她的!”撒旦面色冰冷道:“你那样可不是温柔,而是软弱,没做好舍弃一切的觉悟,你又打算被别人伤害,打算原谅对你那样的那个男人还有阿龙?”
  “我不会原谅的!!”路西菲尔咬着牙咆哮起来“他们我都不会原谅的!!这一切的一切,这个世界,夺走我东西的家伙,我都无法原谅!!!”
  “无论是谁,只要是侵犯到我的人,我都不会原谅,我要复仇,我要毁灭一切,我要夺走所有的一切!!”
  撒旦冷笑着,他的身影开始和路西菲尔重叠在了一起,他的头上长出两根幽深黑暗的魔角,身后一道三四米长的暗黑之翼从背部钻出。
  “我是——撒旦!”
  …………
  “什么,居然醒了!!”阿龙难以置信,然后再次将剑不断的刺进他的胸口“为什么?你为什么你还不死!为什么贯穿了心脏你还不死?!快给我去死!!!你死了,我就能更满足了啊!!!”
  “满足?!”
  咔嚓一声,路西菲尔单手袭向阿龙的脖子,把他的脖子硬生生掐断,他的眼中的生机也渐渐远离,呢喃着发出最后的话语“你这个怪物,我诅咒你,诅咒你永远不得好死,诅咒你永世沉沦于孤独,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所信任,我诅咒你……”
  路西菲尔面色疯狂的咬着牙,然后松开手,阿龙的身体跌落在了地上,化作被血染成的尸体。
  这一刻,路西菲尔不知道自己是在哭着还是笑着,如果自己是哭着,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癫狂地笑,如果是笑着,为什么泪水却止也止不住地都眼眶滑落?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不应该这样的….
  一切的一切,仅仅因为,我不是人!
  “他杀死了城主,大家快上!!”
  路西菲尔冷漠的看着向他冲来的护卫队们,慢慢的抬起了手,无比邪恶而恐怖的黑暗之力降临。
  那是无数道巨大的黑色光柱从天空落下,接连不断地坠落下了,将城内变成了一片炼狱,顿时整个奥兰城被血海所包围,惨叫声,哀嚎声组成了最为惨烈的乐章。
  路西菲尔看着四周奥兰城内的惨状,又看着陆续赶来的驱魔教团的身影,路西菲尔癫狂般的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股力量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吗?这股力量不就是你们一直追寻的吗??都去死吧!!!全部都去死吧!!!一切都毁掉吧!!!!要恨就恨你们招惹了我这样一个怪物吧,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那么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毁灭掉吧,哈哈哈哈哈哈!全部都毁掉吧,哈哈哈哈哈!”
  乌云被驱散,一股黑色的光芒无穷无尽地从天空之上滑落,只是,这光芒却是死神的催命符,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黑色光芒笼罩下被分解成为了最为微小的粒子,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例外。
  “毁灭吧,全部都毁灭吧!!!!”路西菲尔悲愤的狂叫着,那是他的愤怒,他也是他的憎恨,他的绝望。
  毁灭了一切后,血染的路西菲尔高昂的仰着头迎向天空,露出了魔鬼般的笑容,以及无比幸福的表情。
  他喘息着,曾经脸上紧绷的表情如今全部舒展开来,就像一朵完全绽放的鲜花。
  脸上泛着久久未能褪去的潮红,尽管他的眼睛却失去了光泽,如同一滩死水般,完全失去了生命与活力,最后,他彻底死掉了,只剩下一副陷入痛苦与绝望边缘的皮囊。
  身边的气息到底是恶臭还是芳香,现在的感觉是疼痛还是爽快,身上的东西到底是污秽还是圣洁。
  眼前的人类到底是……
  这根本不是词句,只是失去了理性之后的叫唤,失去了心灵,身体便开始成为野兽。
  被欲望完全支配的,一只饥饿了很多年的野兽。
  最后连肉体也开始腐烂,化作了灵魂。
  日日夜夜,如是往复,永不停歇。
  这就是他所追求的满足?
  “啊…好满足!”
  那一天,他杀光了整个奥兰城的人,也杀死了一个身为路西菲尔的半神,那一天,世界上诞生了一个空前绝后的怪物。
  他就是——恶魔之魔撒旦!!!
  …………
  听完了撒旦的故事,诺娅的脸色露出惊恐的目光,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撒旦道:“你的选择呢?”
  诺娅咬着牙,然后厉声回答:
  “那么……我不能让你成为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