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女生频道 > 重生农村小军嫂>  043 回信

  周末两天就这样过了,周一吕茶又要去学校上课,上学路上,她恍然想起上周五替吕四娘投的信,想来马恩今天总应该能收到了吧?
  周一按惯例,全校师生都要集合在校务楼前的广场上升国旗,奏国歌,然后学校领导发布重要讲话,有时候也会安排个别优秀的学生代表讲话。
  散会后,因为马恩没有排课,所以就直接回了办公室,刚坐下,同事就递给他一份报纸道,“你的报纸和你的信。”
  马恩呢喃了一句,“我的信?”会是谁给自己写的信呢?想了一圈觉得最大可能是以前教过的学生吧。但看寄信人和寄信地址居然都没写?
  他徒手撕开信封封口,然后拿出信纸来看,字迹很漂亮。
  等他全部看完,最感到惊讶的是,这封信居然是吕四娘给自己的,信中的一番话语,虽然不感人肺腑,但其诚挚的感情,让他孤独苦闷的心灵倍感慰藉。
  晚上,夜深人静时,马恩在书房里将那封信又看了一遍,静思良久,他终是拿起桌上的钢笔,埋头写了起来。
  经过两个多星期的晚上上课,现在吕四娘和李枚她们已经能够拼音识字了,也会写一些简单常用的字,吕茶相信随着以后学习深入,她们能读会写的字会越来越多。
  所以当吕四娘收到马恩的回信时,既惊讶又激动还惶恐。
  惊讶的是她没想到马恩会给自己回信;激动的是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收信;惶恐的是她现在能读会写的字并不多,所以信的具体内容都需要吕茶读给自己听。
  吕茶却背地里坏坏一笑,吕四娘不知道的是,马恩之所以会回信,是因为吕茶在信的末尾写了一句“期盼您的回信”。
  而吕茶这样做就是想让吕四娘以后能和马恩常通信,在信件往来间,吕四娘能主动并深刻的学习读写汉字,以及理解词语造句之间的运用和不同的意思。
  吕四娘整整用了两天才平复好心情,然后就开始纠结要不要给马恩回信。
  其实打心底来说,吕四娘是偏向于回的,因为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好多话没和马恩说完,另外她觉得不管是对自己,还是马恩来说,他们俩年纪相当,又是熟识,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还能放松下压力。
  但她又怕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马恩?而且还要再麻烦女儿替自己回信。
  吕茶似乎知道她在纠结,所以吃完饭后就跟她进了房间,问,“四娘,你给马老师回信了吗?”
  吕四娘有些沮丧的坐下道,“我还是不回了吧,这样一来二去的好像显得没完没了了。”
  吕茶轻笑出声,“原来你是怕这次回了,马老师却不回了,是吗?”
  吕四娘看她一眼,却不愿承认道,“我这不是想着他给学生上课平时就够忙的了,我就不添乱了。”
  吕茶瘪嘴挑眉,“可是对于马老师来说,看信和回信又不是什么难事,所以用不了多少时间。”
  吕四娘偷偷看她一眼,“那你是觉得我要回信吗?”
  吕茶想也不想回答道,“那当然,礼尚往来,你说这写信本来就是我们这边挑起的头,结果马老师回了一封后就没下文了,马老师肯定会想是不是你不愿意和他当笔友呢。”
  “不是不愿意。”吕四娘情急之下不由自主叫出声道,“我就怕给他造成麻烦,然后还要麻烦茶茶你。”
  吕茶耸耸肩道,“你怕麻烦我什么?现在你都会读写很多字了,而且你自己又有新华字典可以查,回信当然你自己来写了。”
  吕四娘听了“啊?”的一声,眨巴眨巴眼睛,“我怎么能行?”接着连连摇头。
  吕茶见她这么没自信,又道,“这样,你先写,写完后我再给你检查一遍,然后你再誊抄一份最终版的寄出去。”
  吕四娘依旧摇头,“我怎么会写信嘛,而且我的字那么丑,马老师都未必都看得懂。”
  吕茶却是铁了心的要她自己写的,“四娘,这是最好的练笔机会,李枚她们想要都没这样的机遇呢,你还推三阻四的?谁刚开始学习的时候都会经历你刚才说的字丑词汇量少,但坚持多写多看,以后只会越来越好。”
  吕四娘沉默,在心里又纠结了好久,终是下定决心道,“那我先试着写,到时候茶茶你一定要帮我多修改,要是实在不行,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帮我代写吧。”
  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吕茶嘴上答应道,“好的。”但她心里却是没答应的。
  第二天,趁着课间,吕茶去办公室找马恩,马恩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吕茶如实告知他,吕四娘近段时间在习文识字,所以吕四娘给他写信是她的主意,她希望书信往来能让吕四娘更加主动的学习,所以今天来找马恩,就是祈求马恩能跟吕四娘保持写信的联系。
  得知吕四娘这个年纪居然还愿意零基础开始学起,马恩真的又意外又佩服,同时他又很欣慰吕四娘有一个这么有想法的女儿,居然想到用写信的办法让吕四娘更深入的学习。
  马恩脸上露出欣赏的笑容,点头道,“好的,我会继续回信的。”
  吕茶笑着朝他一鞠躬,“非常感谢马老师。”
  其实马恩都想跟她说一声谢谢,他近段时间因为晋升年级组长失败,心情不知道多么苦闷,又无人可诉,但吕四娘和吕茶,却让他有那么一点儿想通了,有的人一辈子都没机会学习,而他有幸博览群书,还能在市里最好的中学教书育人,他怎么就没看到自己所拥有的美好,只盯着自己失去的呢?
  放学后,吕茶又如往常一样走路回家,刚一进院子,就看见李枚和另外几个姐妹站在吕四娘房间外面,倾着脖子似在偷听什么。
  吕茶也不叫她们,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然后也凑着耳朵听房间里面的动静。
  李枚最先发现了吕茶,她赶紧拉着吕茶走到一旁去,吕茶压低声音问,“枚姐,是谁在里面和四娘说话?”
  李枚朝吕四娘的房间看了一眼道,“是王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