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第一千零四章 新手礼物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第一千零四章 新手礼物

    全速前行的冲破火焰的阻挡迎头撞向已经解锁全部实力的暴君,宛若巨人的暴君冷漠地看着冲撞而来的钢铁巨兽,在碰撞的前一刻低身抓住坦克的两侧,强行用自己的身体让坦克失去速度。x23us.com
  
      庞大却并不显得臃肿的身体在坦克的推动下向后滑动,脚下铺展的砖石被碾碎,看似暴君正在被推动着不断后退,可是坦克的速度却也正在不断衰减。
  
      “啊!!!”
  
      坦克车中,从车体前方露出脑袋的亚历山大怒吼着发挥着发动机的极限,试图顶着暴君撞进前方的建筑之中。
  
      暴君一成不变的死人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却非常人性化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并不弱的智商让他立刻改变双腿的角度,虽然脚下依然摩擦着地面后滑,但是双脚却在一点点嵌入地面!
  
      坦克车前冲的势头在某一刻被终止,暴君的双脚深深嵌入地面让自身成为坦克车难以冲破的障碍物!
  
      “你非要和我做对是吧!”亚历山大咬牙说道,虽然暴君那颗脑袋距离他连两米都不到,但是暴君却也没有余力来对付他的挑衅。继续驱动坦克向前推进,因为前方的阻挡,履带与地面之间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亚历山大不相信,依旧属于生物的暴君就真的能够一直和坦克的发动机角力!
  
      然而,暴君却根本就没有继续这样傻傻地对抗下去的打算,身体猛然发力,沉重的坦克车前端被暴君暴力掀起,只要继续下去,他就能够将坦克车直接掀翻!
  
      绝对不能让他这么做!里昂在坦克车被掀起的时候就冲了过来,从炮塔钻进坦克车内部坐在炮手的位置,还不忘对亚历山大说道:“抱歉插一下手。”
  
      说话间,里昂操作着偏向一边的炮管指向前方的暴君。
  
      当炮管指向暴君的脑袋,已经准备好的里昂立刻按下发射按钮,炮弹被触发的同一瞬间,暴君猛然倾斜脑袋躲开致命的炮弹。
  
      “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里昂调侃着,炮弹自动装填,继续转动炮管捕捉暴君的闹到。
  
      只不过,即便是电机驱动的炮塔,在近距离的灵活性上也难以比拟暴君,清楚坦克对自己的威胁,暴君不断左右偏转着身体,让里昂怎么也找不到发射的机会。
  
      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暴君的身体继续发力,前端已经被抬起的坦克倾斜角度更大,很快就会被掀翻。
  
      不等暴君成功,全身赤红的舔食者四脚着地从后方快速冲来,从坦克的上方爬过,一跃而起用跳到暴君的面部,四肢死死地锁住暴君的脑袋。
  
      亚历山大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暴君,在舔食者成功的那一刻立刻大喊道:“现在!”
  
      “可能会有点疼”,里昂不忘调侃了一句,速度一点也不慢地移动炮管指向被舔食者缠住的暴君!
  
      轰!!!
  
      火焰自炮口喷射而出,炮弹旋转着脱离炮管先后击打着舔食者和暴君,已经发挥出自己应有价值的舔食者瞬间被炮弹拦腰撕裂,暴君强悍的防御力在炮弹的面前也显得不看记忆,脑袋就行是被大锤砸中的西瓜一样在顷刻间粉碎。
  
      无头的巨大尸放开坦克的前端仰躺在地,坦克的前端砸在地上,一直没有停歇的发动机从暴君的身体碾过,最终在压上后方废墟的时候车体严重倾斜的状态下停了下来。
  
      爬出坦克,里昂看着被炮弹撕裂的舔食者尸体,自嘲地说道:“我没想到,有一天会被生化武器所救。”
  
      感慨一句,里昂走向从坦克里拔出来的亚历山大,说道:“要去喝两杯吗?”
  
      “你请客?”亚历山大刚刚说完,目光却在远处捕捉到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缓缓走来,对里昂说道:“别管我,你先走吧。”
  
      里昂转过头,看到了那只暴君,而且对方已经解锁了自己的最强状态。
  
      之前那一只暴君,就已经让他们险死还生,最后还是依靠着大量舔食者的帮助才艰难杀死,然而现在,最有威慑力的坦克倾斜着停在这里,且不说他们还有没有时间发动,之前的结果也证明了单纯使用一辆坦克根本没办法对付暴君,而且还是两只!
  
      而亚历山大带来的舔食者,更是已经全部死光。不仅是没有了舔食者,连舔食者的操控的者亚历山大也出现了问题,他能够驱动舔食者,就是在于体内的寄生虫。一次次透支自己的力量操控舔食者,已经快要让亚历山大到达了极限,基本已经可以说他失去了战斗力。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来的暴君不是一只,是两只!
  
      “他们找不到其他人玩吗?”里昂无奈地说了一句,看身边一位体内寄生虫而痛苦不堪的亚历山大,赶紧去查看他的情况。
  
      “不如你走吧,不用管我!”亚历山大捂着胸口对里昂说道。
  
      里昂却直接把亚历山大的手臂夹在自己肩膀上,架着他站起来逃离暴君。
  
      身后,两只暴君迈步狂奔,里昂带着严重拖累他速度的亚历山大艰难逃生。
  
      但其实没有跑多远里昂就丢下了这种打算,就算是他自己,也不好说能够逃走,更不要说是带着虚弱的亚历山大了。
  
      在一个因为战争破损的喷泉便停下,亚历山大虚弱地倚靠着花坛坐在地上,里昂站在他前面,左右两边的路上,两只暴君迈动沉重的脚步缓缓走来,仿佛是在享受着这种一点点将死亡临近的感觉。
  
      里昂抬起手枪才发现子弹已经打光,而且是最后一个弹匣的子弹,只能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心里安慰地拿出自己最后的武器,一把匕首。
  
      至少,就算是要死,他也准备拼搏一把。
  
      看到他的动作,两只暴君加速前冲,但就在第一只暴君距离里昂只剩下十几米远的时候,大量穿甲弹一瞬间将暴君淹没,当烟尘散去,这只暴君的上半身已经不见,仅剩的下半身也满是狰狞的伤痕。
  
      里昂猛然抬头看向天空,一架a10战斗机从空中掠过,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又快速飞回,使用地对空导弹将最后一只暴君彻底毁灭。
  
      堪称舔地神器的a10战斗机,在没有足够防空力量的情况下,就连装甲部队遇上都是一场灾难,更不要说暴君。
  
      看着飞远的a10战斗机,里昂不禁说道:“原来他们一直在监视着我。”
  
      总统府中,贝里科娃的办公室内,电视台的人已经准备就绪,贝里科娃端坐在办公桌后面,微笑着说道:“晚安,我是总统。”
  
      刚刚说了一句开头,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将她的演讲打断,叶千狐推门而入,对电视台的人说道:“所有人出去。”
  
      导演和摄像师看向贝里科娃,见她点点头,关闭机器赶紧离开这里。
  
      “你在做什么,这是直播。”贝里科娃皱眉看着叶千狐。
  
      叶千狐把一个文件夹放在贝里科娃的桌上,对她说道:“美国和俄罗斯已经发动了攻击,军方投降,他们很快就会占领这里。”
  
      贝里科娃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喃喃道:“这不可能。”
  
      “但已经发生了”,叶千狐把文件夹推到贝里科娃面前,继续说道:“地下基地我已经销毁,但他们不会让你继续待在这个位置。”
  
      “这是什么?”贝里科娃拿起文件夹,翻看着里面的东西。
  
      叶千狐说道:“我的临别礼物,离开这个国家吧,这些东西至少能够让你以后过上不错的生活。”
  
      “连你也要离开了啊。”贝里科娃放下文件夹,脸上带着深深的疲倦,辛苦谋划了这么久,结果到头来只是一个笑话。
  
      “让电视台的人进来吧,起码也要和这个国家告别。”贝里科娃对叶千狐说道。
  
      “好的,总统阁下。”叶千狐点点头缓步离开。
  
      东斯拉夫的这些事情,这样也该算是结束了,亚历山大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和平,虽然被俄罗斯和美国控制下的和平,但起码战斗结束了。
  
      相对而言,他也是一个幸运的人了,当意识到自己马上要因为寄生虫失去控制后,从一开始就做到赴死准备的他让里昂帮忙解决自己。里昂开枪了,但那一枪没有杀死亚历山大,反而恰好杀死了他体内附着在脊椎的寄生虫。
  
      所以说亚历山大的运气真的很好,即便因为脊椎受伤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但至少活了下来,重新以一名教师的身份回到学校,而且整天唠唠叨叨的jd也总是很乐意推着他的轮椅把他送到学校。
  
      贝里科娃辞任总统职位,和那些支持她的寡头势力被东斯拉夫驱逐,东斯拉夫也被俄罗斯和美国组建的联合政府接管。
  
      不论如何,东斯拉夫的事情结束了,叶千狐准备开始自己为艾达王准备的游戏。
  
      整洁的手术室中,灯光略显惨白,一道曼妙的身影躺在手术台上沉睡,旁边的显示器上显示着她的身体数据。
  
      这样的画面保持了很久,虽然旁边数据的迅速改变,紧闭的双眼颤动了几下睁开。
  
      从黑暗忽然转到明亮,让艾达王苏醒后不得不眯起眼睛适应周围的光亮,一点也没有那种昏睡好久忽然醒来时的迷茫,恰恰相反,艾达王很清醒,而记忆也停留在自己昏迷的前一刻。
  
      这也让艾达王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手腕和脚腕都被束缚在手术台的边缘,至少头部没有被固定,让艾达王还能够看到周围的全貌。
  
      完全陌生的环境,但应该是某个手术室内,只是当艾达王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体的时候,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原本的衣服都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套薄薄的白色连体衣物,却也只能说是勉强遮住自己的身体,大片白皙的继续都暴露在灯光中。
  
      而最让艾达王感觉不舒服的是,她能够感觉到,除了身上这一层不能再简略的布料,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衣物!
  
      冷笑一下,艾达王安静地躺在那里,自语道:“真是恶劣的把戏。”
  
      几分钟后,手术室的门被人推开,叶千狐走到手术台边,微笑道:“抱歉,你的dna检测耽搁了一点时间,喜欢这个地方吗?”
  
      “这算什么,人体实验?”艾达王似乎并没有为自己担心一样,一如既往的冷静,笑道:“我倒是知道一些古怪的科学家喜欢做这种事。”
  
      “比如弗兰肯斯坦?”随口开了个玩笑,叶千狐说道:“既然你没有选择离开,那也就是说准备加入我的游戏。”
  
      “以这种状态?”艾达王说道,“在听你的游戏之前,我想知道,我的衣服呢?”
  
      “处理掉了,暂时你不需要它们。”指尖沿着艾达王的肌肤轻轻划过,叶千狐说道,“不过鉴于这里只有我们,所以我也只能勉为其难帮你换衣服,不过请放心,没对你多做什么。”
  
      “呵,你真有绅士精神。”艾达王讽刺道。
  
      耸耸肩,叶千狐说道:“既然说这是一场游戏,那么在游戏正式开始之前,肯定要给你准备一些新手礼物的。”
  
      停顿了一下,叶千狐继续说道:“首先是装备,这些不久后你就会知道,肯定会让你满意,现在我们首先要解决你身体的问题。”
  
      “接下来会有些痛苦,但我希望你能够忍住。”
  
      说罢,叶千狐手中出现一支针剂,在艾达王的注视中,刺入她的血管,将里面血色的药物注入她的身体。
  
      “这是什么!?”身体的束缚让艾达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药物注入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一股灼热感正从手臂被注射药物的部位向着整个身体蔓延。
  
      “能够给你带来力量,也能够给你带来死亡”,拔出注射器,叶千狐说道:“它能够给你带来超乎想象的力量,让你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蜕变。”
  
      “但是这种药物的药效太强烈了,这不是你现在的身体能够承受的,所以需要定期注射对应的抑制剂帮助你稳定药效。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注射抑制剂,那么你最好的结果就是从此只能以血液为食物,直到死亡。”